御书屋

被基因匹配后雌虫性转了[虫族] 第38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合理。
    太不合理了。
    这领子一遮不就欣赏不到自家军雌说话间喉结轻颤的优美画面了吗?
    在实习训练的当口,为了不影响训练效率,他与克里默早已默认关闭了精神链接,平时相处时间少不说,揣摩情绪全都依靠相互了解。喉结,正是莱文窥探克里默真实想法的重要工具之一,现在这么一遮,他自然就不高兴了。
    真是没什么想什么。
    莱文呼吸放缓,微阖双目,眼眸中晦暗不明。
    想见,克里默那充满攻击性的性感喉结。那总是能在上下滚动间轻易俘获他视线,勾走他魂魄的器官。相比起克里默浓墨重彩又相处和谐的五官,喉结简直是细长脖颈上独一无二的焦点。每当他被白皙无暇的脖颈吸引去注意,必定要在喉结处反复逡巡,久而久之已经成为了习惯。
    这么想来,自己似乎格外钟爱喉结?怎么现在才发现。
    莱文捏紧手中的餐具,陷入了沉思。
    凝视的动作持续了许久,餐盘中的食物颗粒未动。终于,耐人寻味的眼光激起了对面的注意,克里默从远处投来询问的目光,柔和的表情是亲切的问候,恍惚间,莱文的耳边自动模拟出了克里默低沉的声线,好似伴侣就坐在身旁——“怎么了?”
    激得莱文迫切想要在这时不动声色地起身,再若无其事地走到克里默身后的咖啡机接一杯咖啡,也许这样,他就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短暂得到几句偷偷交流的机会。
    然而不待进一步反应,同餐桌的伙伴就警觉地察觉了目光,督促道:“快吃吧,法雷尔教官看过来了!”
    “对!艾因,别压到衣领了!新制服离谱设计就是为了纠正你的日常作风问题的。教官肯定是在观察你!”
    克里默麾下的实习指挥官们早已被摧残成了惊弓之鸟,明明自家军雌的表情如此温和却被恶意解读成了训诫。实习生们一个个都僵硬着身体小心翼翼地吃着饭,唯有胆大的艾因闷声嘀咕着,“……明明是为了内侧安装通讯器、翻译器才这样设计的,和日常作风有什么关系。”
    一群实习生也就只剩莱文还敢迎接克里默的目光了。可惜,察觉到这边不自然的动静,克里默早已收回视线,恢复了往日的严肃。
    于是餐桌上又多了一位吃饭味同嚼蜡的雄子。无声的长叹淹没在餐桌紧张的氛围里,这位雄子边吃饭边在心里抱怨——地下恋情真痛苦。
    -
    接下来几天的训练相当密集,即使是休息时间也全部被学习所占据,莱文没有找到机会从宿舍里溜出去。那份对衣领的不满也在一次次的远远相见中堆积起来,发展成了彻彻底底的烦躁。
    “一小时十八分钟,刷新了记录。”
    卡尔确认了手中光脑给出的成绩数据,微扬嘴角,对着刚从模拟指挥室出来的莱文宣布了成绩。
    莱文面无表情,似乎对结果早有预料,站定着等待教官更详细的分析。
    卡尔轻点光脑屏幕,笑得颇有深意,“最后一波指挥太过激进,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了,不太像你的风格。怎么?最近心情不好?”
    莱文没有回答。卡尔径自说了下去,言语中不乏暗示,“哎呀,我最近太忙了,或许你可以找找隔壁的教官指导一下,我记得他今天晚上正好空闲。”
    这句话终于让莱文有了反应,他抬起眼对上了卡尔玩味的目光,默默道了声谢。
    他们俩的暗语没有激起班上实习生的一点怀疑,直到莱文退下去,卡尔才清了清嗓,开始点评下一位实习生。
    今天的训练只剩下无聊的点评环节了,莱文隐没在队伍中偷偷给自己的笨蛋室友发了个消息,表示今晚不回去了,并且把自己教官的学习安排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隔壁的“法雷尔教官”。
    当天晚上,莱文早早地等候在了教官寝室积极地等待指导。
    房间电子锁打开的一瞬间,走廊的灯光未及照进黑暗的寝室,克里默就被一把拉进门里,狠狠地抵在了门背上。条件反射的惊呼淹没在巨大的关门声里,熟悉的气息已经告诉克里默这一系列动作的始作俑者。
    几日没有单独相处的思念炸裂开来,克里默的声音出奇的温柔,黑暗的空间之中,低声细语被放大了无数倍,“你来了。”
    “怎么不开灯?”克里默接着问。
    他活动了一下被压住的肩膀,引起了莱文的反应。
    “别动。”
    命令式的口吻颠倒了职阶,清晰地表明了莱文的态度,他现在只把克里默当成自己的伴侣。
    “好。”
    轻声的应许带着宠溺,克里默此时愿意接受伴侣的一切。
    莱文也不再客气,急躁地攀上军雌的领口,把那碍眼了好几天的扣子彻底解开。仿佛解开了封印一般的畅快感让他咧开了嘴角。
    “终于痛快了。”
    看不见表情的克里默还处在云里雾里,不解的哼声。
    轻颤的尾音诱惑着莱文把手放上了克里默的脖颈,凭借着记忆精准地把控住了喉结。然后呢喃的哼声变成了手心酥酥麻麻的微颤,好似莱文用手心接住了克里默的声音。
    这个神奇的想法让莱文失笑出声,低沉的笑声引得克里默呼吸更甚。于是贴近的手心又感受到了另一重声音的鼓动,那是动脉的鼓动,那是心脏的鼓动,是心动。
    莱文放开手,把头埋入克里默的脖颈,迫使军雌不得不高抬起头。他用嘴唇薄薄的一层皮肤代替鼓膜倾听脉搏的跳跃,不安分地在这个致命弱点处划出各种形状。
    “你在期待?”
    这句揣摩的问话正中军雌的心坎,令他紧张地咽下了口水,喉结上下鼓动,不偏不倚地擦过了莱文胡乱碰触的嘴唇。
    莱文再也忍不住了。就在嘴边了谁能忍得住?
    他张嘴含住了喉结,霸道地不容这个小东西再次逃开。
    它逃不开了,只能随着主人一次次轻哼颤抖着任眼前的雄子予取予求。
    烦躁的心情得到了纾解,时间还有很长,这才过去五分钟。
    -
    莱文收回自己浅薄的想法,新制服非常好。
    “我总觉得教官今天怪怪的。”艾因开启了闲聊模式,“他好像也觉得立领设计不好,今天一直在摆弄自己的衣领。”
    莱文瞟了艾因一眼,若无其事地说:“你对法雷尔教官的私事总是很上心。”
    艾因还以一个“你懂的”的表情,“这不是怕踩到教官的雷点嘛,我可是很想在实习期拿高分的!”
    莱文挑眉不语。
    那你得少关心立领的事了,不小心看到了立领下的大片吻痕你就完了。
    (全书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