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193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纵没说话,他一安静就会让别人心里发怵。
    池小天的心在一点一点变冷,他垂死挣扎:“小叔。”
    “还有。”
    沈纵还没说完,他看着池小天:“大学不许恋爱。”
    别得还好说,这条坚决不能同意,池小天还在追宋宜,他追好几年了,他拧眉,年轻人长得很好看,眉毛偏细,肌肤白里透红,唇形饱满。
    他想拒绝,但心里发怂,看起来欲言又止。
    池小天的心思很好猜,什么都写在脸上,沈纵笑了下,他伸手,池小天看到了,他想躲,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躲,只是紧张的闭上了眼。
    沈纵没有碰他的脸,只是摸了下他的脑袋。
    落到他头顶的手掌挺大,但力道很温柔,池小天又睁开了眼,沈纵比他高一些,想和他平视,只能矮下身子,这是个有些像拥抱的姿势。
    “你还是喜欢他。”
    池小天怔了下,不是很懂沈纵的话。
    沈纵放下手:“没事,喜欢就喜欢吧。”他还笑了下,安慰池小天:“大学就四年,很快的。”
    池小天这下反应过来了:“四年!”他难以置信,“很快?”
    沈纵还是笑着的。
    池小天突然灵光一闪,聪明了下:“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沈纵又笑。
    池小天真的感觉有点上头,他都愤怒了:“你肯定不是在安慰我,你在逗我?”
    沈纵没说话,
    还是那种笑。
    池小天气血上涌,他翻身,去拽沈纵的衣领:“你刚刚难过是不是也在骗我?你逗我!”
    沈纵怕池小天摔了,他伸手去扶着池小天,收敛了神情,挺正经的:“没有。”
    池小天半信半疑:“真的?”
    沈纵看着池小天的眼睛,又笑了下:“假的。”
    池小天:“!”
    “沈纵!”
    高特助就在一边,他看着这叔侄俩在玩闹,心想池少爷还是太嫩了。刚还义正言辞的说不熟呢,现在恨不得骑在老板头上。
    这关系不一下就拉近了。
    池小天是真的生气,沈纵赖好是个长辈,他又不能真的动手,自己气咻咻的跑开了。
    沈纵看着池小天跑上楼。
    高特助安静的候着。
    过了会,沈纵看向笑得还很假的高特助,出声道:“你觉得小天怎么样?”
    高特助飞快的转起了脑子,池小天就是个典型的不学无术的纨绔富二代,不是太聪明,很好骗:“池少爷挺好哄的。”
    能看得出来,池小天心里挺软的,也可以说,“良善。”
    沈纵笑了下,他看向窗外:“四年,你说,我能哄得他喜欢我吗?”
    高特助心里咯噔了下,没敢出声。
    沈纵也没在说话。
    小天是挺好哄的,上辈子他都没有哄,池小天就爱过他。这次,他好好哄,小天会喜欢他的吧。
    吃晚饭的时候池小天还冷着脸,吃完又回了自己的房间,沈纵也不拦着。
    池小天躺床上,在群里发疯。
    【殃及池鱼:我小叔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殃及池鱼:你们敢信吗?他都那么大的人了,还拿我开涮!他还要管我走读!】
    【曾格:池哥说得那位?】
    沈纵有权有势,辈分还高,他们一般不直接提沈纵的名字。
    【红毛:池哥,怎么了?】
    【黄毛:您真的被抓去沈宅了!】
    【绿毛:池哥,您是真的惨啊!】
    池小天还想在骂两句,外面有人敲门,他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他本来不想搭理的。
    沈纵也知道,但他挺了解池小天的:“小天。”
    “吃宵夜吗?”
    那天晚上池小天还是去吃了宵夜。
    大学要说挺悠闲的,池小天的课不多,但他没想到,沈纵真的要了他的课表,每天都在上下班的时候接送他上下学,跟看孩子似的。
    他都是大学生了,这心情是真的难以言表,好在沈纵不是一般人,其他人都表示羡慕,连他的死对头陈明翰都没敢乱放屁,这日子也不是不能忍。
    大一大二过得很快,沈纵占据了池小天绝大多数时间,池小天偶尔才会想起宋宜。
    大三的学生相对来说清闲一些,学校拉他们去大礼堂开会,宋宜上台发表演讲,他还是那么优秀。
    池小天很久没见宋宜了,他仰头看着宋宜,他想着自己还喜欢宋宜,等会该去找他说说话。
    人很快就散完了。
    偌大的礼堂就剩下三五个人,宋宜还没走,池小天正准备去找宋宜,他看到一个挺帅的男生去找了宋宜,他看着他们说话,看着宋宜对那个男生笑,看着他们接吻。
    池小天有点难受,他失恋了,他应该难受。
    他愣愣的站了起来,自己走了出去。
    沈纵下班去接池小天。
    今天的池小天罕见话比较少,他坐着,挺沉默的。
    沈纵觉得池小天应该知道了,他不是个好人,那个男生就是宋宜上辈子的爱人,这次,他让他们早点遇见了。
    池小天在发呆,好一会才发现这发现这不是回家的路,车越开越偏,街道都有些破旧,这好像是比较老的街区。
    沈纵随便找了个地方停车。
    池小天不想下去,他心情低落:“我今天不想玩。”
    入冬了,天气都冷了。
    沈纵穿着厚风衣配靴子,他很英俊,东式的英俊,他拉开了车门:“吃烤板栗吗?”
    池小天才看到街对面有家皇上皇。
    他沉默着下了车。
    池小天穿的也挺厚,他的肌肤润泽,眉眼很漂亮,围着条驼色的羊毛围巾,队挺长的,沈纵排队,池小天靠着沈纵的背,没大没小的用脑袋撞沈纵的肩:“都是你逼我吃的。”
    沈纵把池小天的手放自己口袋里,不轻不重的回了声:“嗯。”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
    池小天还靠着沈纵的肩,他看了下自己放在沈纵兜里的手,睫毛颤了两下。
    沈纵买了烤板栗和糖葫芦。
    池小天先吃的糖葫芦,板栗刚烤出来的有些烫,沈纵在剥,他剥出来的很完整,板栗个头比较小,但很甜。
    沿着街走。
    晃到了大半夜。
    池小天有些困了:“什么时候回去?”
    沈纵答非所问,他看着前面还没关门的超市:“吃鱼饼吗?”
    夜里有些冷,热乎乎的关东煮简直烫的人心里发颤,沈纵拿着夹子还在挑,池小天说话有些含糊:“我还要福袋。”
    两人颜值都挺养眼,店员偷看了好几眼。
    出了门。
    池小天心情好了许多,他看向沈纵,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忐忑:“宋宜有对象了。”
    沈纵也看了下池小天,目光挺温柔的,池小天感觉自己有点想化掉了,控制不住的脸红,沈纵没做什么,他只是提醒了声:“吃烤红薯吗?”
    就街前面,有个老大爷推着车卖烤红薯。
    池小天忘了和沈纵这事,他欢乐的跑过去,挺兴奋的:“我要个最大的。”
    老大爷乐呵呵的:“行。”
    冬夜里的烤红薯烫的人呲牙,池小天觉得这老大爷好像在哪里见过,挺面善的,但他想不起来,也没去在想,他大方道:“吃鱼饼吗?”
    他们刚买了挺多。
    可能就是有缘分,老大爷也挺喜欢池小天,他吃了池小天递来鱼饼。
    这会都一点多了,他们又玩了会,池小天到家都两三点了,他困得不行,下车都懒得自己下,沈纵就抱着他走,他们住的隔壁,两三年了,对彼此都熟都不能再熟。
    被沈纵抱着困,一沾床池小天又精神了,他打个滚,哼哼唧唧的:“我看见宋宜跟一个男的接吻了。”
    他不打滚了,看着沈纵,“小叔。”
    他们这应该算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池小天想着都这么晚了,浅尝一下就行了。知道宋宜有对象他没哭,看到宋宜跟人接吻他没哭,现在他哭得不能自已。
    “沈纵……小叔。”
    “疼?”
    池小天只是呜了声。次日下午。
    池小天还迷迷糊糊的,玩的那么晚,他真的困的要死,沈纵抱着他,下巴抵着他额头,体温交接,声音都温柔:“我爱你。”
    这老东西还会说情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