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161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们想死你了。”
    老李是原来的带班老师, 还是他们的班主任, 脾气好,很祥和,能和学生们打成一片, 他生病了, 不得不住院才拜托自己的侄子回来代课的。
    他看着自己的学生们, 眉眼慈祥。
    上课已经响过了。
    老教师开始上课。
    女生听不进去, 她抿着唇,时不时看向窗外,李老师回来了,路老师是要走了么?她心神不宁,脸色也越发苍白。
    她出生在这座小城,长于这座小城,从未出去过,她只知道路老师来自很远的地方,很远很远的地方、她大概再也见不到的地方。
    “沈茜。”
    女生转头,她同桌正盯着她看,年轻英气的脸,黝黑的眼珠:“没事的。”
    女生缓慢眨眼,那份对老师酸涩朦胧的暗恋其实早就散了,她知道那只是憧憬,对年长、对一个优秀的人,但对自己的同桌。
    她心跳逐渐加快。
    嗖,嚣张跋扈的男生推开凳子站了起来,外面湿漉漉的,他的身姿却很挺拔:“老李,路老师呢。”
    李老师拿着书,看着大部分都心不在焉的学生:“路老师要走了,今天就离开,怕你们难过,就没特意告别。”
    他扫视众人,“但你们好像不这么觉得。”
    男生还站着,昂头挺胸:“是,我想去送一下路老师。”
    教室又砰一声炸开了。
    “我们想送送路老师。”
    “对,我们想去。”
    “怎么可以一声不吭的跑掉。”
    李老师声音一肃:“安静。”
    学生们住嘴,又看向李老师。
    窗外已经开始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李老师欣赏了一会才道:“总有什么值得你们逃一次课,比如春城的第一场雪,比如去送一送路老师。”
    他笑了,“去吧,中午前回来。”
    教室差点被掀翻了屋顶。
    “老李万岁。”
    “老李万岁!”
    高三(一)班的学生呼啦一声跑出去了。
    年轻的学生簇拥着、追逐着。
    春城无论进出就一个站。
    有些破败,有些凄索。
    街上,梧桐叶要掉光了,落了一地,大巴车启动,排气管笃的一声冒了黑烟,声音由远及近,逐渐清晰。
    “路老师、路老师……”
    一路奔跑而来,他们声嘶力竭:“路老师再见!”
    女生也在跑,她体力已经不支了,有个人忽然递出了手,拉着她跑。
    风声很大,雪在下。
    天幕昏沉,雪花却是晶莹剔透的。
    一大群穿着校服的学生追着一辆大巴车,有人笑,有人哭,还有人招手:“路老师──再见!”
    女生的性子一向是有些腼腆的,但她也喊了出来:“路老师。”她手作喇叭状,“再见!”
    车没停。
    车后窗忽然多了个人影,他在挥手。
    是路老师。
    路老师在跟高三(一)班的集体学生说再见。
    没人定义过青春。
    也没人告诉他们青春该是什么样的,但他们此刻的青春就是追着大巴跑,在一片抖着雪的天空下,放肆的笑、放肆的哭。
    “路老师。”
    冻红的脸,晶莹的眼睛,蓝白色的校服,风很大,雪不大,“──再见!”“咔。”
    舒琴导演拿着喇叭:“结束了!”
    《同桌》,青春类题材。
    这算是个大场面了。
    路涞杀青了。
    路老师这个选角就一个要求,要足够的惊艳,哪怕时光冉冉,青春不在,再回想起来,仍旧记忆鲜明的惊艳。
    这是男女主青春里一抹亮色,是他们关系的转折点。
    是遗憾,也是快乐。
    池小天看他们跑的挺带劲的,也跟着跑了一会,但他就是个废材,就这么一小会,脸都憋红了。
    路涞下车,在人群里精准的找到了池小天:“你怎么在这?”
    池小天喘气:“好、好玩。”
    路涞低头,给池小天整理围巾:“现在还好玩吗?”
    池小天摇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累死了。
    路涞笑了下:“都说了,让你等着我了,还跑来片场。”他说了等杀青了,带池小天去玩的。
    “在家里又看不到你。”
    池小天仰脸,睫毛是弯着的,眼眸漾着光,“我想和你在一起嘛。”
    想亲,想抱,想随时随地动手动脚。
    他可接受不了异地。
    路涞被说的心痒:“这么喜欢我?”
    话音才落,路涞忽然抵着池小天的肩,把池小天压在了自己的怀里,他个子很高,胳膊一张,几乎看不到池小天的人了。
    路涞大衣里面是毛衣,池小天的脸贴了上去,有些柔软还很暖和,他怔了下,挣扎的幅度细微:“你做……”
    路涞的声音有些低:“有人偷拍。”
    这场戏场景大,用得群演多,瞒不住,很容易混进来狗仔。
    池小天知道路涞不想被人看到他的脸,他埋着头,呼吸着路涞的气味:“哦。”
    路涞的手扣着池小天的后脑勺:“你帽子呢?”
    池小天抖睫毛,脸有些烫:“没戴。”
    路涞看池小天:“怎么不戴?”
    懒得戴。
    池小天蹭了下路涞的胸膛:“忘了。”
    片场乱了下。
    “有人。”
    “哪?”
    “那个、那个穿黑衣服的……别跑。”
    “禁止外泄!”
    《同桌》最起码还得一年才能上线,路透不能这么早就放出去。
    追了会,舒琴导演还是追到了人,删了底片,她好一会才回来,声音有些严厉:“别让我知道谁泄露出去的。”
    她环视片场,“都签了保密协议的,别闹得太难看。”
    路涞这才把池小天放开:“我戏拍完了,等会去吃关东煮……你脸怎么这么红?”
    池小天也不知道,他低头:“热。”
    路涞望着池小天,那目光难以形容,带着一贯的凉,似乎又有些温柔和喜悦,他的手修长,掌心温热,他捏了下池小天的耳垂:“是喜欢。”
    那是双漆黑的眼珠,含笑的唇,“小天喜欢我呢。”
    是喜欢才会因为拥抱害羞。
    池小天眼里闪烁的还是懵懂,半懂不懂。
    路涞也没做什么,他拉着池小天的手,肩背挺拔:“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再去吃一次校门口的关东煮吧。”
    路涞的手真的很暖。
    池小天垂眼:“好。”
    门口老大爷支的摊,卖一些煮的千张、豆腐,海带、丸子,很热,滚烫,热气夹杂着食物的香味的辣椒的辛辣。
    池小天挑好了把一次性碗给大爷。
    大爷大开瓦罐,用木勺捞出一大勺芝麻酱淋了上去,又洒了一把花生碎和芝麻才递给池小天:“趁热吃。”
    小摊子没有桌椅,买了的人都是站着吃的。
    池小天捧着碗,白皙的脸被热气熏的通红,味蕾在辣椒的香辣和麻酱的醇厚中来回跳跃,他舒服的弯起了眼,而后道:“我们就要回去了?”
    路涞就吃了一串豆腐干,他瞥向池小天:“想吃我们再来。”
    池小天放心了,继续埋头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