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145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陈进山,1962年生,在他长达四十年的执导生涯中,出品的无一不是经典,他二十年前拍的仙侠三部曲,一开始是被认为仙侠剧的开始,现在被认为是仙侠剧的顶峰。
    路涞这样在娱乐圈查无此人的路人按理说是拿不到陈导的戏,陈导的戏,就是个配角都会让一些二三线抢破头。
    尤其是这次,陈导筹备了五年拍了两年才筹备好准备在年底上线的电影……有个演员踩线了,不换人过不了审。
    刚好,陈导又有了点新想法,索性面向全娱乐圈开放选角了。路涞就赶上趟了。
    路涞捏手机:“就这?”
    李源啊了声:“什么就这。”他忍不住道,“涞哥,虽然我很看好你,但你是不是有点飘了?你不、高、兴、么?”
    他都快炸了。
    一夜成名,一夜暴富指日可待啊!
    路涞声音更冷了:“没事我挂了……做什么,别咬。”
    电话那边有悉悉索索的动静。
    有声闷哼,是他涞哥的,嗓音有点纵欲过度的哑,还有道声,听不太清,腻的很,隐约在哭。
    “涞哥!”
    “涞哥……路!”
    嘟。
    电话被挂了。
    李源没记错的话,路涞是单身,当经纪人最怕什么,艺人瞎搞啊。他看好路涞,就有路涞虽然长的好、虽然还很穷,但不乱搞这优秀的品格啊。
    这事业才有点起步……这他妈跟谁搞上了?
    可别是圈里人,撕起来可太难看了。
    李源要抓狂了:“啊啊啊啊!”
    另一边。
    路涞掐池小天的下巴:“醒了没?”
    池小天还懵着,但魅魔嘛,他去蹭路涞,想亲路涞的唇,路涞好好闻,身上还凉凉的。
    路涞不给池小天的亲:“昨晚还没够?别招我。”
    哭那么惨,还敢撩拨他。
    胆真肥。
    魅魔的发情热会持续几个月,在此期间,他们必须得到不间断的爱抚,可以是一个人,最好是好几个人。
    但池小天显然没得选,他就碰到了路涞一个人。
    他见路涞要起来,用尾巴尖尖戳路涞的腰,学着电话里叫路涞:“涞哥。”
    路涞套上了外套,黑发凌乱,眼眸狭长。
    他一把抓住池小天的尾巴,还没怎么动,后面人才爬起来的人就又瘫下了,抵着他的背,气虚、声音软:“……别捏。”
    池小天昨晚挺惨的。
    路涞很变态,不仅摸他尾巴,还捏他的小犄角。对魅魔而言,这都是敏感处,尤其处在发情热阶段。
    路涞这才看清池小天的尾巴,昨晚也没开灯,软绵绵的尾巴毛茸茸的,黑漆漆、还挺长的,他目测了一下,得有一米二。
    尾巴末端是个桃心,很标准的,就真的挺可爱:“不能捏吗?”
    池小天往回抽尾巴。
    路涞的掌心纹丝不动,他还俯身,有些探究:“你的角呢?”
    忽然靠近。
    池小天吓了一跳,结结巴巴:“收回去了。”
    “还能收?”
    路涞确实没发现,男人的口吻很自然,“给我看看。”
    池小天:“……”
    他不是很愿意,“你先把我的尾巴放开。”
    路涞知道池小天挺喜欢他的,他放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捏了下,果然看到池小天眼睛又湿了:“想亲我吗?”
    他的唇很薄,一本正经,“给我看看角,我们公平互换。”
    你他妈好不要脸。
    池小天跟路涞对持了下,他眼珠是茶褐色的,染着一点点金:“……那我先亲你。”
    路涞说行。
    池小天趁机把尾巴收了回去,路涞还没看清,那尾巴就消失了,他微微眯眼,池小天搂着路涞的肩,亲了一下他的唇,依依不舍。
    这个人类真的好好闻。
    路涞有些吝啬,就给亲了一下,他撇开头:“你的犄角呢?”他还特意描述了下,“小犄角。”
    在魔界,说人角小,是骂人的。恶魔崇尚力量,都喜欢强健的大犄角,
    池小天憋红了脸,路涞以为是要犄角长出来很费劲,他想体恤一下池小天,实在不行就算了,还没开口……
    “你才小。”
    “你都没有角。”
    小魅魔仰下巴,“──愚蠢的人类……呜。”
    路涞捏池小天的下巴,觉得他有点欠:“谁蠢?”
    第120章 明骚vs暗骚(04)
    被威胁了。
    还掐他的脸。
    池小天心中悲伤, 他挣扎了下,路涞掐着他的腮帮子,捏出来了个鸭子嘴, 他感觉自己毫无尊严:“人类……呜, 别掐, 疼。”
    路涞就没使劲,但仔细观察了下,小鸭子的脸是多了两道红痕:“人类?”他改掐为抚摸,“你不是人吧,你是什么?”
    池小天心想路涞也不知道他的情况,还不是被他随便忽悠, 最好能成为他的奴隶, 这样他就可以随便亲亲碰碰了。
    他努力抬起下巴, 声音威严:“叫我魔王大人。”
    路涞若有所思:“恶魔?”
    池小天拍开路涞的手, 得意洋洋:“是呀,我有角, 我还有尾巴,我可是纯血恶魔。”他说话的时候,尾巴又冒了出来,毛茸茸的黑色的桃心一晃一晃的,无比招摇。
    路涞看得心痒,但他没有去捏:“你是有尾巴,角呢?”
    黑色的柔软短发里长出来了两只小犄角,墨玉色、带着不明显的纹路,光一照, 泛着莹润的墨色, 池小天昂脑袋, 炫耀自己的角:“看到了没?”
    路涞看到了,他随着自己的心意去摸了下,冰冷的触感、质地坚硬,池小天没想到路涞会直接上手,看着路涞黑漆漆的瞳孔,他有些害怕,声音有些抖:“不能掰,掰不下来的,掰下来你也不能装你头上。”
    这可恶的人类肯定对他角抱有不好的企图。
    路涞顿了下,随即露出一个让小魅魔胆战心惊的笑:“那可不一定哦。”他又捏了池小天的角,“万一能行呢。”
    他又补充道,“试试也不亏。”
    池小天瞳孔地震。
    怎么会有恶毒的人,昨天才跟他交配,才穿上裤子就想掰他的角。
    路涞一边说一边比划,好像是在打量从哪里下手比较好:“掰下来挂墙上当摆件吧,你怎么说也是个珍惜物种。”
    竟然连用途都想好了。
    池小天尾巴都不摇了:“……不行。”路涞还在笑,仍然是那么帅,但他就是感觉有些渗人,他都被吓哭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抽抽噎噎,“掰下来,我会死掉的。”
    路涞倒没想到这么严重。
    他就是想吓一下池小天,不要随便给人看角和尾巴,这幸好遇见的是他,换个人,池小天就该被押送进实验室了,他拍拍池小天的脑袋:“今天先不掰,存你这吧。”
    池小天一听更悲伤了。
    今天不掰的意思是明天就要掰下来吗?他泪眼朦胧,但立场坚定:“这是我的角!”
    路涞哦了声,去拿纸巾递给池小天,很敷衍:“你的就你的吧。”
    池小天把角收了起来。
    他用纸巾擦眼泪,一边擦一边偷窥路涞:“不能掰。”
    路涞没什么诚意点了下头:“早餐吃什么?”
    他去买。
    池小天谨慎的把尾巴也收了起来,并决定以后不再路涞面前随便暴露了,这个人类嫉妒心太重了,这么小的犄角都想掰下来。
    藏是藏起来了,他还是很忧心,他暂时离不开路涞,除非是找到能代替路涞的人,担心归担心,饭还是要吃的:“我也去。”
    他要自己挑。
    路涞见池小天下地就想走,他眉心一跳,强制性的把自己的目光从那两条光裸的腿上移开:“穿裤子。”
    路涞的衣服很大,池小天低头看了下,不以为意:“又没有露什么。”
    不都盖住大腿了。
    路涞很高,有一米九。
    他瞳孔的黑漆漆的:“去、穿。”
    池小天抖了下。
    默默的穿裤子。
    路涞打量了下才道:“走吧。”
    他走了两步,突然拧眉,声音有了些不自然,“你还能走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