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129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车夫的声音沉厚:“主子,到了。”
    戎星剑先下的马车,道院里已经来了不少人,都是衣着鲜亮的少年郎,也有半大的姑娘出来玩,只有少数人戴了面纱,大魏民风开放,女性可自由上街。
    他看了圈,没发现什么才道:“下来吧。”
    戎家的马车有些招摇,尤其是戎星剑这位戎家嫡子,他居京城三载,算得上深居简出,比起在边塞时少了许多狂骄之意。
    众人平时要见他一面并不容易。
    大魏尚武,军功是大魏儿郎建功立业的最佳首选,戎星剑今年虚岁十七,男子二十及冠,他二十岁前必然离京前往沙场。
    有心之人不是不想攀附,是这位小侯爷平日里太过低调了、一概不接触外人。
    与小侯爷交好的只有那位皇子,也许还能勉强再算上徐家二子。
    池小天出场的时候是想装一下的,他是何等尊贵无比的身份,但戎星剑没给他这个机会,这么些年了,他一直是把池小天抱下马车的。
    嘈杂的谈话声倏然一静,外面人都知道戎星剑与那位小皇子走得进,但也未曾想他们如此亲密。池小天听到了几声压抑的惊呼声,他发育跟了上来、身体抽条的很快,不再是孩童模样的人了,十四五岁少年也实在算不上小了。
    他埋头,控制不住的脸热。
    戎星剑不觉得有什么,他与池小天同吃同睡,衣食住行皆是一体的,他还未曾发现池小天不是那个单薄的孩童了,或许是知道了也觉得无碍。
    池小天只攀了一下戎星剑的肩,有些羞耻,也有些无奈:“哥。”
    戎星剑看到了池小天绯红的脸,他挑眉,有些不怀好意:“这就害羞了?还有段路呢,要不我背你进去?”
    池小天小时候懒得很,早起都是他帮着穿衣服的。
    池小天一点都不想,他目不斜视,直接就走了。
    徐玉宇等候已久了,不只是他,还有戎星剑别的同窗,他是个领头的:“戎兄。”熟识许久了,再用尊称就显得生疏了,他还有心思打趣,“戎兄与池弟感情甚笃啊。”
    戎星剑也不管径直离去的池小天,也没反驳,他只笑了下,轻描淡写:“自然。”
    徐玉宇怔了下,他其实是想说戎星剑和池小天走得太近了,但见戎星见不以为意,他也不再多提:“他恐怕不会喜欢这里,你带他来这,他回去不跟你发脾气么?”
    别看池小天长得好,属实是个狗脾气,他弟弟都被整多少次了。
    他们这次也不单纯是来听道的,散会后他们会去京里最大的酒楼,戎星剑想着池小天会有多惊喜:“不会。”道院建在山腰上,树木郁郁葱葱。
    破斧沉舟是戎星剑两个贴身护卫,破斧偏武,沉舟偏文,这回是沉舟跟着池小天,池小天坐在亭子里,他给自己倒茶,目光闪烁的望着沉舟,良久,他才道,“过来。”
    沉舟稳步向前。
    池小天只问了一句:“我做什么事你都要告诉我哥么?”
    这里的哥指的是戎星剑。
    沉舟抬头:“是。”
    一个杯子劈头砸了过来,沉舟也不躲,任凭茶水洇湿了他的肩头,池小天冷眼看着:“跪下。”
    这会下起了小雨,细细密密的扫着。
    沉舟没有进亭子里,他直接跪在了雨里。
    习武之人的身材都一等一的好,沉舟也是个身高一米九,肩宽腰窄、剑眉星目的帅哥,池小天欣赏着,忽然道:“你有没有发现沉舟也挺帅的。”
    系统:“……你要是敢搞戎星剑的侍卫,戎星剑一定活活打死你。”
    池小天才不觉得,但他也没去碰沉舟,池小天不是gay,更准确来说,池小天就是个无性恋,他眼里就只有王权富贵。
    他摸下巴:“戎星剑以为这是保护,池小天不觉得啊。”
    两人感情是很好,但这样下去迟早得翻脸。
    剧情又乱了,戎星剑虽然关照过池小天,但绝对没有超过朋友的界限,哪里像现在,池小天身边几乎都是戎星剑的人。
    池小天是没吃苦,活得也肆意,但终究少了些自由。也无论对错吧,戎星剑想庇佑池小天,他想池小天快快乐乐,在这宫里,他要是不伸手,池小天说不定哪天出门就得暴毙。
    剧情里戎星剑只是把池小天捞出了冷宫,现在的戎星剑把池小天带在了身边,景帝真的不担心,池小天是要被扶持起来接替他位置的吗?
    这就是个无解的事,戎星剑越对池小天上心,景帝的杀心就越重,景帝的杀心越重,戎星剑就对池小天越上心。
    池小天明白,他就是不悦,也不是狼心狗肺吧,他这样有野心的人,怎么可能喜欢被严密看管起来,有时候爱太重了,也是负担。
    他又冷冷的看了沉舟一会,压下心烦,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道:“起来吧。”
    沉舟一言不发的起来了,他候在一边,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池小天心想沉舟最好真的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又看向沉舟,说话不徐不疾:“别告诉我哥。”见沉舟微微抬头,他顺手摘过一旁的花,拈花而笑,“我们发生了冲突,我哥一定会换掉你,沉舟,你不是觉得我狼子野心吗?换个人来万一被我收买了呢。”
    沉舟神色一冷,池小天还是看着沉舟,他生得好,目如春水,眉含黛,似乎看到远方有人来,他站了起来,路过沉舟时把花一抛,并不回头:“赏你了。”
    沉舟并不想接,但池小天毕竟是他名义上的主子,他还是接了过来,花生十二瓣、细长、靡丽绯艳,但花枝有刺,他一时不察,尖刺刺破了指腹,一滴血沾染到了花瓣,似乎更艳了。
    他举目,池小天撑着戎星剑的臂弯,躲在了戎星剑伞下,两人似乎在说话,池小天在笑,眉眼烂漫:“……”
    戎星剑说要带池小天去天下酒楼。天下酒楼。
    在座的都是国子监学子,少年狂,酒热了身子,一个个都解了外衫,行为放荡,陪酒的歌女早就抱着琵琶下去了,一室男丁,没什么好顾忌的。
    炭炉温着酒,桌上、小榻上,有几个喝得不省人事的少年郎。半遮半掩的屏风后面,似乎有两人在劝酒,人影左右摇晃着。
    窗外小雨纷纷,花枝半斜。
    池小天看了眼,又趴了下去,他心情也不错,摩挲着杯子,他想偷偷尝一口温好的酒,手指不小心和一旁的戎星剑碰上了,两人目光对了下,戎星剑说话时喷薄着淡淡的酒气,有些醉人,他扬眉,也矮下了身子:“想做什么?”
    池小天心想酒是喝不成了,他收回手,戎星剑不允,不知道他醉没醉,少年握着池小天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小天还没告诉哥呢。”
    池小天觉得戎星剑是醉了,他不想跟戎星剑计较,说话还是温声软语的:“哥,我们该回去了。”
    室内嘈杂。
    有人在发酒疯,兴起了在舞剑。
    温酒的炉子烧得上好的银丝炭,不见烟,只有火气,空气似乎有些烫。少年的脸庞艳若桃李,卷翘的睫毛下是双有些勾人的桃花眼,大概是他谁也不喜欢,才见谁都仿若情深。
    戎星剑忽然扣住了池小天的后脑勺,他掌下是少年绸锻子的发,池小天未曾佩冠,长发用丝带束起的:“小天喜欢哥吗?”
    他们大抵是亲密的,连鼻尖都贴在了一起,呼吸缠绕。
    喜欢?
    池小天怔了下:“喜欢的。”
    戎星剑只是有些朦胧的想法,他似是有些欣喜,又听那人道。
    “兄友弟恭,少时情谊。”
    第108章 竹马竹马(09)
    室内还热着, 银丝炭上覆盖了雪花似的白霜,戎星剑还看着池小天,他指关节不由得用力、泛起了一点苍白, 屈紧又逐渐放松。
    他望着还在玩乐的达官子弟,眼里还有着醉意:“行。”
    兄友弟恭,少时情谊。
    戎星剑也不知道他何时动的心思,他甚至不太确定是不是,他试探了下, 对结果,两分惆怅,八分释然。
    池小天站起,他衣摆鲜亮, 银线勾缠金丝、似有水波晃动,他垂眼,肩头长发滑落, 声音轻软:“哥。”
    “回去了。”皇帝的寿诞在四月,宫人们三月份就忙了起来,当今虽说是修道,但还是好喜好奢侈,他正在向朝堂施加压力,想在宫里建一座高达百丈的望月楼。
    他欲于仙人比肩。
    朝内大臣大多持反对意见, 皇上盛怒,扬言罢朝百日。
    皇帝早些年还算得上温和, 虽然说不上是仁帝, 但还是会装装样子, 自修道后, 说是要修身养性, 他却一日比一日暴虐,稍有不顺心,对太监宫女是轻则杖责,重则杖毙。
    宣政殿又被拖出去了几个皮肉滚烂的太监……他们还没死透,眼神恐惧怨毒,指甲死死的抠着地,在宫道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徐跃宇小时候是个胖子,长了几岁后还是个胖子,他胆子不大,偷偷往下咽着唾沫:“你来这里做什么,血糊糊的……有什么好看的。”
    池小天是笑着的,半大的少年郎眉眼弯弯,心情显然很愉悦:“不好看么?”他侧目,微卷的睫毛下是双看似无比深情的桃花眼,“他们应当活不过今晚。”
    徐跃宇就是个贪生怕死的怂货,他不知道池小天为什么要笑,只觉得这样的池小天有些陌生,他怔然,眼里还是清楚的倒映着那人的影子:“……小天。”
    池小天没搭理徐跃宇,他径直走了过去。
    侍卫自然是认得他的,他们低头行礼:“见过殿下。”
    “免礼。”
    池小天轻轻抬手,兴许是他长得太好了,也可能是他年岁还不大,少年人肤如白玉,眉眼有些悲天悯人的慈悲之色,他手指还是那么柔软,轻轻的抬起一个人的下巴,丝毫不顾上面的沾染的血污,“疼不疼?”
    太监恍惚了下,用最后的力气爬起来磕头:“殿下救救奴才,殿下……”
    “看来你们也怕死啊,你们是最后三个人了。”
    池小天声音还是那么轻柔,“顺德,去陪他们不好么?”
    太监……顺德的脸色瞬间煞白:“你做的?”在冷宫里伺候过池小天的太监非死即残,他似乎是要拽池小天的衣服,但池小天轻轻躲开了,他只能看到池小天华贵的靴子,气急攻心,他喷出了一口气,“你、你不得好死!”
    徐跃宇离得并不算远,他听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他胆子这么小的人怎么敢不跑的,他还在原地等着池小天。
    池小天走过去,他身上沾染了腥气,和那梨花香混成了独特的气味,芬芳馥郁、又隐隐令人作呕,他似乎没觉得有任何不妥,见徐跃宇不走,还催了声:“胖子,走啦。”
    徐跃宇没动,他还是胖,五官一点都不出色。
    池小天正拿着手帕擦手,他掀开眼,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很意外?”他也无意为难徐跃宇,“我们也算是相识已久,忘了这件事,我不为难你。”
    徐跃宇比池小天还小:“二哥。”
    这死胖子虽然没节操,但不怎么愿意喊他二哥,池小天垂眼:“嗯。”
    徐跃宇知道池小天并非那么纯良,他被坑过很多次了,这几年不知道背了多少黑锅,他拿走池小天的手帕,替池小天擦手:“这血不干净,二哥以后不要碰了。”
    他笑得有些难看,“往后我来罢。”
    池小天望着那恢宏磅礴的宣政殿、九五之尊天下共主之位:“嗯。”
    少年时期的情意赤诚,是藏不住的。
    戎大将军的嫡子,徐相的幼子,一文一武。
    池小天问了系统一句:“池小天后悔过吗?”
    “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