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101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次要在这个世界待很久的,真让池小天去搞研究他得疯。
    池小天就是皮一皮,他想好自己做什么了。
    裴越深更半夜才回家,四年了,他回来第一件事还是看他的老婆,蹑手蹑脚的推门进来,对着池小天亲了口才去洗漱。
    池小天已经睡下了,但裴越亲他的时候他还是有感觉的,身边多了份重量,床都下陷了些,有人靠上来,鬼鬼祟祟的贴着他,贴了会,他蹭了起来。
    再不醒他就是睡神了,池小天翻身,声音清冷;“裴越。”
    裴越顿了下:“我吵醒你了?”老婆好香,老婆好软,他往后缩了点,可怜巴巴的蜷起腿脚“……我乖,我不动了。你睡。”
    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池小天压过去:“用得什么牙膏?”
    裴越的眼睛亮了起来,声音却很轻:“茉莉。”
    “真的?”
    池小天亲他,“我检查一下。”
    检查、必须好好检查。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检查一下。
    接了会吻。
    池小天也来性趣了,他现在已经滚到裴越怀里了,睡衣的扣子都崩开两颗,他用发顶蹭裴越下巴:“裴越。”
    裴越也要到边缘了。
    他没说话,屏气凝神,弓起腰,跪坐着,去解池小天睡衣扣子。气温升高。
    哭声逐渐黏腻。池小天每次一主动,裴越就很英勇。
    他后半夜喝了好几次水,醒了嗓子还是有些痛,窗帘没拉,光有些刺目,他翻了下身,摸到了一手玫瑰。
    迟钝的大脑清醒了些,池小天掀开睫毛,然后看到了一屋子的玫瑰,他的无名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套上了一个戒指。
    床头柜上的八音盒突然打开了,流畅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裴越从床底下偷偷爬出来,对着还有些怔愣的池小天单膝下跪,英俊的脸上一片虔诚认真:“嫁给我。”
    池小天:“……”
    玫瑰花,八音盒,真他妈俗套到爆炸,这届直男大典你要不是冠军肯定有黑幕,“你说什么?”
    裴越又往前跪了跪,小心翼翼:“我嫁给你也行。”
    蠢到家了。
    池小天瞥开视线:“好。”
    光照了进来。
    玫瑰的品相其实不是很规整。
    八音盒上的泥塑小天使很像池小天,播放着的曲子也不是很流畅,那对戒指造型简简单单,也不怎么好看。
    这都是某位恐同笨拙的爱。
    第83章 直男vs恐同(完)
    二十二岁。
    裴越向池小天求婚, 他种了玫瑰,学了泥塑,做了对戒指……他成功了, 池小天答应了。
    裴越跟萧云炫耀。
    他详细的描述了自己求婚场景, 说自己浪漫的一批。
    萧云说你对象没打死你真好。
    裴越不服,他老婆都答应了,他还不浪漫吗?
    萧云快不认识这两个字了, 他叫裴越滚。
    二十六岁, 他们身边的朋友都陆陆续续的结婚领证。
    裴越翻朋友圈的时候, 盯着别人晒的结婚证一脸苦仇深恨, 过了几天,裴越一大早就把池小天从床上挖出来, 他给他老婆穿袜子穿鞋:“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池小天蹬了裴越一脚, 他当了游戏工程师, 昨晚通宵赶策划, 困的头都要掉了。青年肌肤冷白,睫毛卷翘, 漆黑的眼珠弥漫着寒意,他揉着裴越的脑袋, 声音温柔:“不好玩你就死定了。”
    这憨批要是再没事找事他一定弄死他。
    二十六岁的裴越已经接手了裴家,仪表堂堂,相貌英俊, 功成名就,但他在池小天眼里仍然是个憨批。裴越还是很兴奋,男人站起来, 头发后梳, 眉深目阔, 白色的衬衫覆盖着宽肩窄腰,黑色西装裤垂感极佳,他弯腰抱池小天,哄道:“肯定好玩!”
    池小天往他怀里靠了下,都懒得睁眼:“到地方再叫我。”
    到地方了。
    不好玩,是家照相馆。
    工作人员:“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池小天身周气压极低。
    裴越小心的偷窥着他的脸色:“你生气啦,别气。”
    工作人员:“三二一,茄子。”
    他指挥的手往下压,“两位新人笑一下。”
    两位新人没有笑。
    池小天侧目看裴越,似乎明白了什么,眼里有动容,裴越也在看池小天,高大的男人神情忐忑却幸福。照片定格在这一秒,他们已经步入青年,都穿着白衬衫,背景鲜红。
    池小天已经知道裴越想要什么了,他别过头,压下视线:“你拿我的身份证了吗?”
    裴越就知道他老婆会宠他:“拿了。”
    池小天笑了下,又问:“户口本复印件呢?”
    裴越忍不住去亲他老婆:“拿了。”
    池小天没躲,他站在原地,被动的承受一个吻后又吻回去,踮脚,搂着裴越的脖子:“拿钱了没有?”
    裴越抱起池小天转了圈,意气风发,笑容灿烂:“带了!”
    他们领证的流程跟民政局的一样。
    把准备好的材料交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让他们填表。裴越在池小天低头填表的时候就在笑,剑眉入鬓,目如朗星,非常英俊。
    按完手印他们一起出来。
    裴越怀揣着他们两个的小本本,牵着他的老婆:“回家吗?”
    池小天笑了下:“回。”
    裴越的手很温暖,他心跳的很快,他抬头,天是蓝的,云是白的、风刚刚吹过林梢,脸好像有些热,他问系统,“我生病了吗?”
    系统检测了下:“没有。”
    池小天放心了。
    他微微握紧裴越的手:“想好去哪度蜜月了吗?”
    池小天毕业后没有留校,也没有去实验室,他自己开了个工作室,一直挺忙的。裴越觉得池小天愿意跟他出来领证就已经是极限了。
    竟然还回愿意跟他去度蜜月吗?
    裴越掌心出汗,他侧头,声音低沉:“想好了。”
    去爱琴海看去日落,去丹麦看天鹅,去温哥华滑雪……但哪里都不去,和你一起在家睡懒觉也挺好的。
    我枕着床,你枕着我。裴总把他们的结婚证设置成了朋友圈的背景。
    裴总要天天炫老婆。
    萧云嘲过裴越一次。
    自己准备工作人员、办的假证还骄傲上了,不知羞耻。
    也是这一年,裴妈在外面旅游的时候捡到了个弃婴,是个女孩,兔唇,估计是家里穷做不起手术丢掉了。这样的小孩在孤儿院也不好被领养,她一心软就给抱了回来。
    裴家多了个小公主。
    裴越多了个妹妹。
    裴爸裴妈一开始还能操心,到裴年年上高中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小姑娘被好些人宠着,性格有点皮。
    他们连夜把裴年年打包给了裴越和池小天,老两口坐上飞机就出去玩了。
    裴年年是很怂这个大哥的,看到她大哥就怂:“哥。”
    裴越还在煮饭,他拿着锅铲:“爸妈呢?”
    裴年年放下书包进厨房:“玩去了。”
    裴越瞥了裴年年一眼:“又闯祸了?”
    裴年年说没有。
    裴越拧眉,高大英俊的男人眉目深沉,裴年年身子一矮,弱声弱气:“我跟同学打了一架。”
    池小天一出来就看见这兄妹俩在大眼瞪小眼:“裴越。”
    裴越秒变脸,穿着围裙去亲池小天的脸:“做好饭了,你去等着,我盛好就端过去。”
    老婆奴。
    裴年年瞥了她哥一眼,腹诽了一句。
    池小天脾气比裴越好,至少在裴年年眼里:“小年。”
    他问了一声,“为什么要打架?”
    裴年年本来还不觉得委屈,被池小天一问,眼泪都掉下来了:“他们说我不是爸妈的女儿!我明明就和裴越是一个妈生的!”
    裴越挑眉:“你喊我什么?”
    敢直接喊他的名,皮痒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