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89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隔着不远, 他的父母还在用早餐。
    池小天的心悬起来了一些, 他知道这不是很好的事,他手心开始滚烫, 睫毛也不知所措的抖了两下。
    裴越也很羞耻。
    但他实在撑不住了,他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我不行……我是不是要废了。”
    滚烫的呼吸声, 并不明显的喘息。
    池小天感觉裴越要哭了, 他抿了下唇:“不会。”
    微凉的薄荷嗓。
    裴越的声音很低:“真的吗?”
    池小天嗯了声。
    裴越感觉自己是发烧了, 也可能是池小天太纵容他了, 他狗胆包天:“那可以打视频吗?”
    池小天的脸又热了些。
    他没有自己说的那么禁欲, 听着那边的声音、细微的衣料摩擦声, 他也起来了。
    运动裤不是很能挡,裴越在向他求救,他却在想别的, 还想干点别的,他有点惭愧, 他尽量忽视:“好。”
    裴越得到允许了。
    以前都是他偷偷摸摸来, 这次终于可以光明正大了,至于这件事到底有多gay, 他还有时间思考吗?他没有。
    视频通话。
    黑发男生没有将摄像头完全对准自己,他只露出了小半张脸,白皙的下颚、稍显起伏的喉结, 独属男性平坦的胸膛。
    裴越看着他, 想着那双漆黑里夹着一丝冰蓝的眼睛:“池小天。”
    那边的回应并不及时。
    好半天才答了一声:“嗯。”
    约摸半刻钟。
    裴越神使鬼差的摸了下池小天的脸, 隔着屏幕碰了下, 他的声音还带着没有完全消下去的情欲:“你什么时候回来?”
    池小天顿了下,裴越好了,他还没,不上不下的卡着,他去把门锁了:“裴越。”
    裴越还没发现不对,他还在追问:“真的要七天,破实验室有什么好玩的,你提前回来……”
    池小天的脾气其实不好,他打断了裴越,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叫两声。”
    裴越:“……”
    他嗓子忽然哑了,有些晦涩,“你说什么?”
    池小天的声音还是很平淡:“叫两声。”
    他也有生理需求,他满足了裴越,裴越应该也满足他。
    裴越操了声,莫名亢奋:“你在干什么!”他也没觉得恶心,他上头,很上头,“你对着我……”
    池小天把电话挂了。
    他慢半拍的意识到自己好像惹上了个比较麻烦的事……或者说很麻烦。
    他现在光想想就觉得麻烦。
    裴越以前也没躲着他。
    他又不是傻子,他有感觉的,那盯着他后背好像能烧起来的视线。
    池小天只是不想搭理。
    他不想操心的事很多,手机还在响,都是裴越打过来的电话,他心思很淡,这会也一样。
    不主动,不拒绝,其实是有点天然渣的味道在的。
    池小天决定暂时不处理这件事,实验室也不允许带通讯设备。
    过完国庆再说吧。七天过了。
    池小天踏上回校的飞机,虽然有些累,但也挺好玩的,他有点乐不思蜀:“你觉得我以后学生物怎么样?”
    系统不管池小天:“你开心就好。”
    池小天这几天没事,天天摸鱼,它也跟着天天连网摸鱼,沉迷在段子的世界不可自拔。
    飞机直飞四个小时才到京都,池小天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他拿出手机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略显心虚的翻起了通讯记录。
    裴越也就在第一天坚持不懈的打了几十通电话,后面也就一天打一个了。
    看来情况还好。
    池小天翻着手机找打车软件,前面忽然笼罩下来了一块阴影,他没抬头,往旁边挪了挪,那道影子也跟了过来,他颦眉……是名英俊年轻人,他冷着脸,剑眉飞扬入鬓,一身私服高定,深灰色的风衣很飒。
    池小天又低头。
    裴越忍不了了,他抽走池小天的手机:“说好了接电话,你七天没理我,现在还装看不见我?你能不能再过分点!”
    池小天能的。
    他把手塞进口袋,没有丝毫愧疚:“我很忙。”
    “你忙?行。”裴越吸气,“那你都结束了怎么还不知道给我回个电话,你知道我有多急……你那天什么意思?”
    回归正题了。
    池小天望着裴越,声音清冷:“只是舒服一下而已。”他不觉得有什么,“你不也一样吗?”
    裴越:“……”
    这话真的没办法反驳,想起来他干的亏心事,他有些讪讪的,“你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
    池小天不气。
    他也没有反感,事实上,他觉得跟裴越相处挺舒服的,他很少有喜欢的东西、被他允许靠近的人,他偏头看了眼裴越:“没事。”
    他不介意。
    裴越倒是沉默了下,比起池小天这个问题少年,他显然还是要正常些的。
    他知道这事不对,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心里很乱,跟了池小天一路,从机场到宿舍,他理亏,他先犯贱的,池小天真要跟他闹掰也是他活该,他做好了分道扬镳的准备,忽略心脏里酸麻的胀痛感:“……我们还是朋友吗?”
    只能这样问了。
    他们除了大学同学、室友,勉强能称之为朋友。
    池小天不知道裴越脑补了这么多,他只是习惯性的不说话而已。
    换成另一个人,任何一个人,大概都会认为池小天这幅态度是要绝交了,不是没人靠近过池小天,只是后来他们都走了。
    池小天小时候基本是和书本一起过的,他父母忙,没没时间带他教朋友,也没教过他这些。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不太懂社交的规则,他被动还慢热。
    可他也会受伤,也会偷偷难过。
    到现在他已经忘记了年幼时失落的感觉,只是后遗症还在,他变得更加迟钝和冰冷。
    拒绝别人靠近,拒绝和人沟通。
    愿意锲而不舍的靠近池小天的人就一个,董安安。
    现在又多了一个,是裴越。
    池小天倚在门边,等着裴越来开门,他轻轻碰了下身边人僵直的臂弯:“不是朋友。”
    他靠着裴越的肩,声音还是很清晰,“是好兄弟。”
    裴越说过的,他们是好兄弟。
    从地狱到天堂。
    裴越声音软了许多,他侧目,看着黑发男生温软的发顶:“你真的要玩死我了。”
    他没再去想,不想或者不愿意,对这段关系,他感觉维持现状都困难,“好兄弟?”
    池小天埋头:“嗯。”
    会对着电话一起爽的兄弟还不够好吗?
    他心道,好极了。
    裴越暂时不敢想,池小天暂时不想想。话说开就好了。
    吵架后要不产生裂痕,要不就更进一步,很显然,裴越他们是后者。
    体育课,裴越池小天选的是羽毛球。十月的尾巴天还很热,这节体育课还是下午第一节 ,学生们运动完都出了一身臭汗。
    比起裴越和池小天这俩就把大学当个过渡期,有了明确未来规划的人,周晖上大学明显要积极的多,有钱又大方,他混的风生水起:“裴哥,我们要去买水,你喝点什么?”
    他们这节课在操场上的,没去体育馆。日头大的橡胶跑道都快化了,树荫少的可怜。
    裴越穿着大红色九号的球服,外露的臂膀上肌肉线条流畅,他掀起球衣下摆擦了下汗,腹肌人鱼线上有晶亮的汗珠滚落,肩宽腰窄的年轻男生无所忌惮的释放着荷尔蒙,英俊的耀眼。
    本来就热的池小天瞥见了,闷热的胸口好像要炸开,他移开视线,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唇。
    有些烦,但又不知道哪里烦,他也出汗了。
    裴越大踏步的走过来,微卷的发被他拢到了后面,光洁的额头饱满,眉目英挺:“喝什么?”
    池小天没看裴越,他数着掉在地上的叶子:“我想吃冰棍。”
    冻的硬一点的,咔哧咔哧的咬起来会很爽。
    操场上有女生出来打着遮阳伞的,裴越以前觉得没必要,现在寻思着买一把:“不舒服?”
    池小天后退了一步:“你一身臭汗的别靠过来。”
    瞎讲究。
    裴越还是又闻了下衣服:“那里臭了?”,他笑起来,一口白牙,很嚣张,“这明明是男人的味道……我给你闻闻?”
    池小天叫裴越滚。
    裴越不滚,他死皮赖脸的凑过去:“喷香,你闻闻。”
    池小天躲着裴越:“走开!”
    周晖过来了,一脸笑意:“两位都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