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73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池小天现在就想掀开裙子,系统阻止了他,“还得一年。”
    其实用不了一年了,是大半年,剧情里的两年是个虚数,实际上只有一年多。
    池小天眼珠转了下:“我真的什么样你都喜欢。”
    卫珩保证:“真的。”
    池小天高深莫测的看着卫珩:“你最好记得这句话。”
    这有什么难的。
    卫珩拉着池小天的手晃了晃:“你还气不气了?”
    池小天恢复笑容,少女的笑容明媚:“我怎么会生卫哥哥的气。”他搂着卫珩的脖子,小鸟依人,“我最喜欢卫哥哥了。”
    卫珩不太自在,但还是道:“我也最喜欢你了。”
    他抱着池小天,任凭她在自己怀里腻歪,见她看向自己的书,“感兴趣?我读给你听。”
    池小天不认识几个字,就会写自己的名字,他拿着卫珩的书,翻到最前面,书的扉页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字,他就认得卫字:“这是你的名字?”
    卫珩点头,同池小天一起看:“这个字念珩。”
    池小天又不傻:“我当然知道!”
    卫珩嘛。
    卫珩笑了下:“我教你写?”
    池小天愿不愿意上学是他的事,但他希望池小天会写卫珩两个字。
    池小天说行。
    卫珩去折了根树枝,在地上一笔一画的写了个珩字:“看清了没?”
    池小天脑子不笨。
    他也写了一遍,虽然歪歪扭扭的,但还是写了出来。
    卫珩夸池小天:“你要去念书肯定会有出息。”
    他又上前,在珩边上写下了池小天三个字,“这是我们两个名字。”
    还差了一个字。
    池小天在珩前面又加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卫字,他写字笔顺都是错的,好似八岁小儿乱画,但卫珩觉得很可爱。
    要不是瞎了,要不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两个都多少沾点:“等你嫁给我,我们的名字会像这样一起出现在喜帖上。”
    不是纳姨娘。
    三书六礼是婚娶。
    卫珩很早就只是想娶池小天了。
    池小天也意识到了:“你是要娶我吗?”
    这不太可能。
    卫珩捧着池小天的脸,望着他喜欢的人:“娶啊。”他要风风光光的娶,“到时候我给你添十里嫁妆,绕城三圈,放半个月的鞭炮,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嫁给我了。”
    池小天没有想这么多。
    他还挺相信卫珩的,他难得害羞,粉白的脸漫上红霞,刹那风情极动人:“那我等着你。”
    卫珩凑过去,珍重的亲了下池小天的额头:“我也等着你。”
    等着池小天想嫁给他。
    池小天真的害羞了,他钻进卫珩怀里,埋头,他又不傻,正房比姨娘来的好,再说,他也有点想嫁给他了,想做他的妻子,不是姨娘:“你可要记得哦。”
    卫珩怎么可能会忘。
    他挑眉:“要不你现在就嫁进我家?我这就回去给你备嫁妆。”
    “我还小呢。”
    池小天掰着指头数数:“再过四年吧。”
    他虚十五,卫珩比他大了两岁半,得满十八才成亲。
    “四年?”
    卫珩不满,“这么久。”
    池小天觉得不久:“也要不了四年,三年多很快的,眨眼就过了。”
    他看着卫珩,“要实在不放心,你先给我写婚书?”
    第62章 花旦(13)
    说写就写。
    但卫珩不知道要怎么写, 他提笔又放下,兴冲冲的就要往外跑:“你等着,我去问问。”去问问婚书要怎么写, 他卫珩的婚书一定要尽善尽美,大不了聘一些先生现作, 他又看向池小天, “你喜欢哪位先生,我请他来这儿做客。”
    好好写他们的婚书, 写成天下独一份,最好能名流千古。
    是做客还是绑过来?土匪作态。
    池小天还坐着:“过来。”婚书嘛, “我知道怎么写。”
    戏分里不少唱这个的, 他背了不少, 他要挑一个最喜欢的。
    卫珩又回去, 他没有不信池小天, 婚书是要写在红纸上,但没有也没关系,他撕下了书的扉页,捏着笔, 难得紧张:“你、你说。”
    池小天凑过去,在这颗他们相遇的老槐树下面, 逐字念着:“两姓联姻, 一堂缔约, 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卫珩的字很漂亮, 铁画银钩。
    儿戏似的玩笑, 他却很认真, 唇拉成一条线, 光照着在少年挺拔的鼻梁、英俊的侧脸上,严肃庄重。
    池小天看着他,心里忽然漏了一拍。
    他想着,这应当就是喜欢,“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三四月份,也刚好是桃花开的时候。念到这里,其实后面还有一句,但用于他们不太合适,池小天私心作祟,省略了去,想来卫珩不会知道,“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卫珩落完最后一笔,他吹干墨:“我签过名了,该你写了。”他原先就写上了名,这会正好派上用处。
    池小天没摸过几次笔,他发现自己的手在抖,哆哆嗦嗦的不成笔画,卫珩从池小天身后抱住他,握着他的手,带着池小天写下了池小天平生写的最工整的三个字──池小天。
    两个名字列在一起,卫珩调笑道:“跟我定下了就这么高兴么?连字都不会写了么?”
    池小天难得没有反驳。
    他笑的有些羞涩:“给我收着吧。”
    到时候他就带着婚书嫁给卫珩。
    卫珩给了池小天:“好好保管。”
    他玩笑道,“你要是弄丢了我就不娶你了。”
    池小天白了卫珩一眼:“滚蛋。”
    他们都知道这是开玩笑的。
    年少情浓。
    一望便知。
    梨园还是这般。
    池小天不好不赖的混着日子,又到了一年里最热的时候。他原先七月份就要登台的,园里养他也不是让他吃白饭的,但城里忽然乱了起来,不太安生,听曲的人都少了。
    梅师傅说再延延日子。
    一延就生拖了几个月,池小天没事,难得闲暇,但卫珩忙起来了,十天半个月不见一次人影,这一失踪,他算了下日子,得有两个月了。
    两个月没见了。
    热的时候过去了,秋深转冬,大街上人少了许多,比起去年这个时候,简直可以称得上萧索,池小天在街上闲逛了半天,来回路过了一家米店,米店半天涨了三回价。
    怕是真的不好了。
    池小天的步子慢了下来,东三省也要扛不住了。他出来其实是想看一下卫珩,但转了好几条街到卫府,他连大门都没摸到,只远远的看了眼。
    大帅府戒严了,持枪的卫兵森严,千米内不许人靠近。
    池小天看了会,默默后退。
    他回去后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兴许是茶喝多了,他来来回回的起夜。少女的闺房雅致,细密的珠帘垂落,窗边风铃风一动就响。
    风铃响了几下,动静不大,池小天没在意。
    卫珩很久没睡个好觉了,他父亲遭遇刺杀,两个月没消息了,前几天才传过来信,但信的内容很糟糕,他爹的情况不大好了。
    卫后贤真的是个枭雄,哪怕他失踪两个月之久,东三省也没人敢动,还是太太平平的,但一直失踪着也不行,人心没个安定,有聪明人猜到了什么,城里的物价要压不住了,等再冷些,雪下来了,百姓吃不饱饭,烧不起炭,得死好大一批人。
    卫珩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些,意外发生的太突然,局势恶化的太快,他尚还稚嫩的肩膀扛不住这个重担。
    事实上,他要被压趴下了。
    前几天,消息传过来后,卫珩再三要求下人保密,但消息还是传到了卫夫人耳朵里,他才接管卫府几天,哪里比得上在卫府经营了大半辈子的卫夫人。
    卫夫人本来身体就不太好了,一受刺激更是病来如山倒,她高烧了几天,昨天情况才好一些,好歹能说话了。
    卫夫人摸着卫珩的脸,神志还是不太清醒:“娘以为,娘以为……至少能让你少时快快乐乐的。珩儿。”
    “……对不起。”
    她知道卫珩迟早要去战场,生在卫家,就该是这个样的。
    他们只是想卫珩少时无忧无虑些。
    只是……好像不成了。
    卫珩还以为自己会哭。
    但他没有,他还安慰自己的娘亲:“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快活的很,我这辈子都感激娘。娘快点好起来才是真的,省着点劲,别胡思乱想了,卫后贤命大的很,他能有什么事。他就是真没了,那还有我,我指定比卫后贤强,你还不信你儿子吗?”
    卫夫人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说。
    她慈爱的看着卫珩:“我累了……珩儿去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