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69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池小天不想猜,他抓着卫珩的手,一根根掰开他的手指:“给我看看。”
    卫珩顺着池小天慢慢张开手,池小天看见了,是两颗糖。他怔了下,垂下头:“我害你被打了一顿你还给我带糖吗?”
    卫珩把糖剥开喂给池小天:“心疼我了?没事,我抗揍着呢。我爹抽坏了十来根皮带,我都还没事。”
    糖很好吃。
    池小天把另一颗拆开给卫珩吃,他踮着脚,踢路边的石子,有点别扭:“我等你好久啦,你怎么才来见我。”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想我了?”卫珩有些得意,“你果然喜欢我吧。”
    池小天:“……”
    他默默的离卫珩远了些,去一边坐着了。
    卫珩跟上去:“你躲什么躲?”
    他调笑池小天,“不好意思了?你大方一点,我准你喜欢我。”
    池小天给了卫珩一脚:“滚蛋。”
    卫珩丝毫不在意,池小天踢他跟挠痒痒一样,他神神秘秘的、还有点邀功的意思:“你猜我又给你带什么了。”
    池小天看向卫珩,然而还不等他开口,卫珩就把东西拿了出来,是一对玉镯,他献宝似的:“我娘让我给你的,你可以嫁进我们卫家做媳妇了,高不高兴?”
    是对成色极好的镯子,看起来很贵重。
    池小天没敢要:“你怎么带来了,别给我,我不要。”
    卫珩没想到池小天会不要:“我娘给的啊。”
    池小天还是不想嫁给卫珩。
    他男的,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真相了:“卫珩……”
    “不要也的要。”
    卫珩给池小天戴上,他模样挺认真的,“你接了就得嫁给我。”
    “哪有这样强买强卖的。”池小天又踢卫珩,“你不要太过分了。”
    卫珩才没有过分:“我为你挨过打,为你睡不着过觉,我还有你的……鞋,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难道你还想着别人,你不能这样水性杨花。”
    池小天搞不懂卫珩:“你才多大。你就想着嫁嫁娶娶的。”
    卫珩着重道:“在过几天我就满十七了,不小了。”
    随便卫珩怎么说,池小天就两个字:“再说。”
    卫珩拉着池小天,要跟她好好说道说道:“什么再说,你又敷衍我。你别装听不见,我们今年定亲,过两年你十六七了嫁进来不是刚好?”
    池小天一脸无辜:“不好。”
    “那你要等几年,等你十八?难道要熬到二十多熬成老姑娘?”卫珩见池小天似乎真有这想法,他拧眉,“你还真想到二十多?”
    “二十多不也还小。”池小天推开卫珩,“我等三十再说!”
    卫珩拉下脸:“三十,你怎么不等八十?你别跑,给我坐着。”
    池小天破罐子破摔:“那就等八十,到时候你想娶,我一定嫁给你。”
    卫珩:“……”
    他等十八就等的心急了,“你八十了谁还会娶你?冤大头吗?”
    池小天眨眼:“卫哥哥娶我。”
    卫珩冷哼:“我才不娶。”
    不娶就不娶。
    池小天拔了根草玩:“那我让别人娶我。”
    卫珩抢过池小天手里的草:“你还想让谁娶你?别躲,看着我。”
    池小天很大声:“冤大头!”
    卫珩:“……”
    池小天不想跟卫珩拉扯了,他许诺道:“等我十八,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是还想娶我,我就嫁给你。”
    卫珩追问:“什么秘密?”
    他眼睛很亮,“你现在就告诉我吧……我们先把亲定下?”
    池小天不说:“到时候再说。”
    到时候再说就到时候再说吧。
    卫珩移开视线,又问:“你到底叫什么?”
    池小天觉得他们是朋友了:“池小天。”
    卫珩抬头:“小天?”
    池小天点头,指了下他们头顶的天:“我们看着的这片天。”
    他说完脑海里好像闪过一句话。
    不知道是谁对他说的。
    ──小天。
    ──我仰望着的这片天。
    忘了。
    记不清了。
    但既然忘了,应该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吧。
    日子过得蛮快。
    眼见进了冬天,城里又多了几处戏园子,但因为小卫爷钟意梨园,梨园老大的位置始终屹立不倒。昨夜落了雪,好厚的一层。
    不知道什么时候,街上的卫兵多了起来,整齐的列队,靴子乌光油亮的。有人在清雪开路,把热气往手上哈,艳羡道:“真威风。”
    卫家军是满威风的,东三省作为唯一个没有洋人租界的地方,这里的人走路上腰杆都挺得直的多。
    跟他同行人的没这么乐观:“是戒严了吧。这里也戒严了,哎,日子不好过了。”
    好不好过,总归卫大帅还在。他是少有的铁血派军阀,坚持要把洋人赶出界,是位好大帅呢。哪怕小卫爷纨绔了些,他也不是成立了福利院吗?
    是位好心人啊。
    卫珩这位好心人正流连在梨园里,池小天本来就懒,天一冷,更是连门都不想出,他求爹爹告奶奶的才把人约出来:“多冷啊,你都裹成球了。”
    池小天抱着个汤婆子,他懒洋洋的:“做什么,没事儿我就回去睡觉了。”天冷,人就不想出被窝,还整日发困。
    卫珩叫池小天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年?
    小年还得几天,池小天放弃挣扎:“什么日子?”
    卫珩给池小天拉开车门:“是我的生日,我带你出去玩?”
    池小天好像听卫珩提过一嘴,但他后来又忘了,这会记起来了有些心虚,他连坐姿都端正了起来:“前天见面,你怎么不提醒我一声?”
    卫珩也挤进来,把手伸进汤婆子里面跟池小天一块暖:“说什么,我还差你那点礼物。你要真想给我,现在准备也不急,”他逼近池小天,十七岁的少年已经发育的很好,肩宽腿长,他今个特意梳了头,一身扳正的西服,眉眼英俊,“你亲我一下?”
    池小天呸了他一声:“不要脸。”
    卫珩也不恼:“那我还说什么,你就是心不诚。”
    “这能是一回事。”
    池小天瞪了眼卫珩,“我就不能给你备点其他的?”非要亲你。
    卫珩笑:“你还备什么啊,我缺么?我真缺的你又不给。”
    他缺个老婆。
    池小天:“……”
    他真觉得卫珩越来越不要脸了,“你又在胡扯什么?”
    到地方了,是处高档公馆,张灯结彩的,老气派了。
    进进出出的都是汽车,不是军界就是政界的名流,还有好些个洋人,红毛黄毛,眼珠子不知道啥色,穿的都挺华丽。
    卫珩先下去的,他绕到车另一侧:“下来吧。”
    池小天第一次对卫珩的身份有了清晰的认知,人们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扫了过来,他紧张的手心出汗,往后缩了缩,他很小声:“我、我不想下去。”
    “连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
    卫珩把手递过去,“我要请你跳开场舞的,你想看着我抱着别的女人?”
    跳舞而已,池小天真的不介意,他看向卫珩,可怜巴巴的:“真的可以吗?”
    卫珩:“……”
    你别逼我动手。
    第59章 花旦(10)
    池小天不认识那些人, 也不喜欢凑热闹,他又没有太大的野心:“我在这等着你,你跳完我们再出去玩, 你要实在是忙, 先把我送回去也行。”
    卫珩又没旁得钟意的人:“全当是你给我的贺礼还不成吗?”他半个身子都探进车里, 少年说话时眼眸灼热, 语调虽然迫切还算得上温柔, “就陪我一回?”
    他爹和娘都在。
    丑媳妇也得见公婆是不是?
    池小天犹豫了会, 还是下去了。
    舞池下面摆满了圆桌, 吊顶的水晶灯光泽刺目,西式建筑分明,教堂天窗似的彩色玻璃鲜亮,一进来, 说不清的香薰脂粉味醉人。
    里面比外面暖和的多,还有人就单穿了衬衫, 女人的着装更为大胆开放, 低抹胸、露着半截雪白的臂膀, 层层叠叠的裙摆花似的绽着,红白蓝靛紫, 各式各样、令人眼花缭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