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53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乌诏又笑,眼睛亮的像星星:“那等会散掉你自己吃。”
    池小天放弃了倔强,他没再碰那些饺子,反正要包完了,他站起来:“我去烧火。”
    大火煮饺子很快的,滚三滚就可以捞出来,乌诏调了蘸料,麻酱、红油、蒜汁。
    池小天的那碗吃到底也没有吃到一个丑饺子。
    乌诏的手艺很好,饺子很香。
    拜年要给小孩准备红包,不用多,一个红包五块十块就行,一块两块也可以。乌诏垂着睫毛往小红包塞钱,他眼前多了个红包,这个红包上面有只憨态可掬的小熊,比其他红包好看的多。
    这是池小天给乌诏的:“新年快乐。”
    乌诏接了红包,他摸到了很厚的一沓:“不是五块十块就可以吗?”
    这不一样。
    池小天看向乌诏,他目光温柔:“这是给我们小诏的。”
    你不一样。
    外面响起了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
    乌诏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池小天,有点羞涩又有点雀跃,难得腼腆:“谢谢。”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新得一年要来了。
    第44章 大山里的男人(8)
    第一场雪早就下了, 还没来得及清扫积雪的路面被冻的生硬,雪融化后又生成了冰碴,踩上去会发出绵绵的沙沙声。
    两侧的雪堆的很高, 还有几个挨在一起的调皮的小孩堆的雪人。
    这么冷的天, 大黄狗都不出来了,街边路光昏暗,亮起灯的人家像是夜里的启明星。
    陈叔家住的远, 路不好走,乌诏就一直牵着池小天的手。
    陈叔家开着门,他们是个大家族, 在外工作的儿子儿媳都回来了, 二十多号人挤在堂屋里说说笑笑,陈叔今个特意打理了头发, 换了件大红的唐装,人逢喜事精神爽, 他看起来很精神。
    陈叔挨个发, 很厚的一叠眨眼就没剩几个了,他还看见了乌诏和池小天:“小诏, 小天, 屋里生着火, 快进来暖和暖和。”
    火上还烤着橘子花生和红薯, 几个小孩撅着屁股等着, 馋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见到生人也没起来。
    乌诏没见过这么多人, 大姑娘小媳妇围着他笑着打趣:“谁家的孩子长的这么好啊。来年村里的姑娘还不得抢到打起来。”
    “有对象没, 婶子给你说个。”
    “我大姨家邻居的姑娘, 长得也可好了,两大眼双眼皮,人学历还高,都考上大学啦。”
    乌诏没有经历过这场面,每个人都在笑,气氛轻松又愉悦,他没察觉到不怀好意,她们好像真的想给他说对象:“不用了。”
    他有点局促的往池小天身边靠,“我不要对象。”
    “哈哈哈,傻小子,哪有不要对象的。”
    “他年纪还小,再过几年。”
    “再过几年就知道媳妇的好了。”
    池小天没有说话,他难得有了些笑意,温和的摸了摸乌诏的脑袋:“叫嫂子和婶子。”
    老陈过来赶走了在说笑的小媳妇和大姨们:“人还小呢,再说大城市的人还用的着你们操心,他娶也是娶城里人。”
    女人们也没久留,她们笑着一共而散。拜完年了,还能多走几家玩玩,打牌的打牌,玩麻将的玩麻将,不行就凑在一起嗑瓜子唠嗑。
    老陈也给了乌诏了一个红包:“小诏。”
    乌诏不知道自己也有,他没接,他看了眼池小天:“池叔。”
    池小天让乌诏接着,乌诏这才拿,他没看多少,直接把红包装进了自己兜里,陈叔还给乌诏塞了一口袋糖和瓜子:“让你拿你就拿着,看池小天做什么,没结婚都还是小孩呢。”
    池小天也没结婚,但没人给池小天红包。
    乌诏问了一声:“那池叔呢。”
    老陈白了池小天一眼,恨铁不成钢:“你是还小,你可别学你池叔,老大年纪还不结婚,硬是熬成了个老光棍,等着吧,以后都没人给他摔盆。”
    老光棍池小天:“……”
    他才三十。
    过完年也就三十一,他觉得自己还年轻的很。
    人百年后要儿孙摔盆祭奠。
    乌诏很小声:“我给池叔摔盆。”
    他伺候他池叔伺候到死。
    老陈其实不大同意池小天把乌诏带回来养,自己都还没娶老婆再带回来一个半大小子,但乌诏很懂事,他去过池小天家几次,都是乌诏那孩子在忙里忙外,还怪让人心疼的。
    他没好气的拍了拍乌诏的肩膀,老人家身体硬朗,手劲还挺大:“你就惯着他吧,再不娶可真就没人嫁他了。”
    乌诏没有吭声。
    他池叔不会结婚的。
    那边橘子烤好了,小孩儿们一阵欢呼,没一会儿就又打了起来,两个男孩嗷嗷叫着出去决斗,老陈也没管他们:“喝茶,喝茶。”
    过年是小孩期盼了一年的一天,除了有好吃的还有压岁钱,红包虽然不大,但一块钱也能去小卖部买两盒炮。
    几个虎头虎脑胖胖的小孩趴门口探头探脑,互相推嚷:“你先去,你先去。”
    乌诏注意到好一会了,他问池小天:“他们想进来?”
    池小天觉得他们是看到乌诏兜里的红包了:“他们是想要红包。”
    乌诏知道了,他招手让他们过来:“过来排队。”
    这两人面生,小孩不熟,不然早就冲上来了。
    七八个小孩挤着走,稍微大点的被迫排到最前面,虽然有点紧张,但还是有记得说话:“哥哥,新年快乐。”
    乌诏挨个递:“新年快乐。”
    老陈也没拦着,沾福气,寓意着新年更好。
    走完老陈家又拜访了两家关系比较近的亲戚,人们都喜气洋洋的,门前挂着红灯笼,红光朦胧唯美,乌诏刚烤完火,脸闷的有些红。
    他长的很好,几乎是一进去就受到了热烈欢迎,他有点不好意思,老是往池小天身后躲,有婶子说他羞答答的像池小天新娶的小媳妇。
    新媳妇伺候他池叔洗脚。
    他蹲着着,挽起袖子试着水温:“烫不烫?”
    池小天拉乌诏起来:“小诏。”
    他声音有些低,“别玩了。”
    乌诏不,他用白毛巾包着池小天的脚放进自己怀里:“我要伺候我丈夫。”
    怎么能说这种话。
    池小天感觉很羞耻,但他声音还是很轻:“别闹。”
    乌诏脱掉鞋子爬上床,他们走之前开了电热毯,床上很热,他把毛巾挂到床沿,从里面钻进被子里:“今天我也让池叔舒服一下。”
    池小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后来他抓着乌诏的头发,忍耐又欢愉:“……小诏,别。”
    脏。
    乌诏过了好一会才出来。
    他唇角有些红,很艳:“池叔。”
    池小天才缓过来。
    他还在走神,乌诏过来蹭他的下巴,软凉的发丝顺滑:“池叔喜欢吗?”
    池小天怔了下,他别过眼:“下次别这样了。”
    乌诏发现了池小天通红的耳廓,他的池叔害羞了,应该是喜欢的意思吧。他枕到池小天胸膛上,听着他的心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和幸福:“池叔。”
    池小天低头。
    乌诏的睫毛很长,像把小刷子:“我今天好高兴。”
    池小天顿了下,他拉了下被子,关了灯:“睡吧。”鸡鸣犬吠。
    新的一年。
    乌诏起了个大早扫雪,他没戴围巾和手套,指尖冻的有些红,黑发上也沾了一层雪花,池小天起来刷牙,乌诏看见他就丢下扫把跑过来:“池叔。”
    池小天掀开外套让乌诏进来暖手,不轻不重的训斥了一句:“记得戴手套。”
    忙起来很热。
    乌诏其实不冷,他又把脑袋靠了过去:“好。”
    池小天让乌诏挪挪地方,他要吐漱口水,乌诏挪了一点点,基本没动,池小天只好自己动了一下,他还得洗脸,身边腻歪个人不太方便:“你去捡大白它们的蛋了没?”
    乌诏忘了。
    他跑开去拾大白它们的蛋。
    早饭是蒸的炸丸子和白菜炖豆腐,其实说是早饭不如是早午饭,吃好收拾完就十点多了,冬天也没什么活,山里没什么娱乐,池小天跑去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他喜欢吃瓜子但不喜欢剥壳,乌诏一般没一会就会过来剥瓜子喂他。这次他没立马进来,大概得有大半小时。
    乌诏跟人打完电话了,雪大,他的袄都有些湿了,脱掉袄放沙发上烘干,等身上都热了才跑去跟池小天索吻,他很少这么强势,压着池小天,亲的池小天都有点喘不过来气,他就不个是善茬,他是一个小狼崽子:“池叔,我得出去一趟。”
    池小天没说话,他静静的看着乌诏。
    乌诏捧着池小天的脸,亲昵道:“池叔跟我一起?”
    那些亲戚得处理掉了,他们竟然还想进山里来看自己,看什么,看自己还活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