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45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池小天有点好奇:“你们怎么强制介入?”
    666跟他提过好几次。
    系统进入了备选转态,它失去了某些人性化的特质, 无机质的声音冰冷:“我们会暂时封存您的记忆。”时间是最好的治愈方式。
    再浓烈的爱恨也会因为因此变迁、变浅……直至消失。
    池小天:“……”
    他站起来, 拍拍屁股, “看不起谁呢?我会需要你们强制介入?我强的很!走走走,下个世界。”
    系统又回来了:“好的。666号系统很高兴为您服务。”
    “黑土地、黄土地,种地就用史丹利。”
    池小天撅着屁股蹲地上除草,洗到泛黄的白背心被汗水洇湿、一点令人遐想的深色, 胸膛和脊梁布满碎珍珠似的汗滴, 一深一浅的裤脚沾满了泥。
    他掐了把油麦菜,健康的麦色的肌肤似乎在反光,匀称强健,一手拎起一边背篓背上, 男人直起腰, 寻找了好一会才在树底下找到了那个大少爷,他走过去,嗓音沉厚微哑:“回家了。”
    乌诏似乎看了会了。
    迎着光,他微微眯起眼,眼前的男人尤为高大, 胸肌也很发达, 五官算的上英俊, 短寸,沉默寡言的时候像一匹正在蛰伏的狼,凶恶英戾。
    但半个月的接触下来, 他发现这人其实很老实, 至少对他很老实, 几乎是有应必求,他的白球鞋干干净净的没沾一点土,和池小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递过去一只手:“拉我一下。”
    这是只保养得当,毫无瑕疵的手,隐隐泛着玉色。
    池小天没动,见少年有些不满皱眉才温吞道:“我手脏。”
    刚扒拉了半天土。
    乌诏笑了下,小梨涡很甜,说话却很盛气凌人:“那就去洗干净再回来找我。”
    天正热,日头还大。
    他也懒得赶路。
    回去得走十几里地的山路,一来一回就是他也得走五六个小时,但池小天没有反驳,他蹲下来,从背篓里翻出了水杯,拧个半开放到乌诏手边,又洒了圈驱虫蛇的药粉才起来:“我洗干净就回来,山里危险,别乱跑。”
    乌诏靠着树没动。
    他望着池小天离开的背影垂下了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池小天嗓子渴的快冒烟了,但他就带了乌诏的杯子,那孩子熊的很,刚被他接回来的时候连衣服都不愿意被他碰,但相处了半个多月,好歹是愿意跟他发生肢体接触了,但他们吃饭还都是分开吃的,喝一个杯子里的水简直是做梦。
    他动了下酸疼胳膊,想着等会还要跑十几里的山路:“统哥,乌诏真的不会还没走出大山就被人打死吗?”
    系统也觉得乌诏又熊又矫情,它安慰池小天:“也就半年,半年他就该走了。”龙傲天怎么会被大山困住呢?
    这次是本商战暗黑系爽文《深海》。
    乌诏上辈子刚成年就被亲人出卖,不但自己家产被夺,还落下了终身的双腿残疾,他被赶出去的时候是用手撑着爬出去的。
    之后乌诏沿街乞讨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但龙傲天就是龙傲天,即便是沦为乞丐,乌诏还是乘风而起了,五年后,他让那些人以后也都只能爬着走了。但就是报了仇,乌诏也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神经病,他阴鸷易怒,漂亮又疯狂。
    这是他的第二世,上一世他报完仇后没多久就病死了。
    这次他爷爷死后,他没去再相信那些亲人,而是跟着他爸爸生前的旧友、听闻乌诏爷爷去世特地从山里赶出来接他的池小天一起回了大山。
    两人相处的有大半个月了。
    池小天叹气:“但愿吧。”
    这祖宗真的不好伺候,好几次他都想掐死他。
    埋头赶路,在池小天意志力崩溃之前,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家的院子,卸下背篓他就去大水缸里盛水喝,一口气喝了两大瓢才算缓过来劲。
    他还没休息过来,围在栅栏里鸡和大鹅就开始咕咕和嘎嘎的叫个不停,池小天这会已经有经验了,他舀水给它们的水盆里添水,又跑屋里挖饲料给它们吃。
    一共两只鹅两只鸡。
    池小天给它们起了名字,两只母鸡分别叫大花二花,两只鹅叫大白和二白,它们下蛋都很厉害,看着它们欢乐的扑腾着翅膀埋头吃食,他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统哥,我好想吃肉。”
    他穿过来后,就没碰过一点荤腥,每天摸的鸡蛋和鹅蛋都是给乌诏煮了或者炒了吃的。
    系统看了眼日头:“别磨叽了,快点回去接乌诏。”
    这个点池小天再去,两人回来天都要黑透了。
    池小天用皂荚洗手,仔细的清理起了手上的泥土,洗不干净,乌诏肯定要找事。乌诏的耐性很不好。
    天落黑,他心里起了稍许暴戾,池小天是不是不回来了?池小天说回来接他应该是在骗他的吧……池小天知道骗自己的人都会是什么下场吗?池小天终于也要暴露本来面目……
    “乌诏。”
    池小天从小路里钻了出来,他视线在乌诏身上转了一圈,确定他没事儿才放下了心,走过去,他去拉乌诏,声音低沉,“走吧。”
    乌诏看了下池小天的手,男人的手修长,指腹粗糙,掌心的老茧发旧,陈年旧疤发暗,但他的手洗的很干净,凑近了甚至还能嗅到皂荚淡淡的香味。
    他体寒,手指常年冰凉,握住池小天的时候被烫了下,玉雕般的手指微颤,像颤栗、也像兴奋,少年乌黑的眼珠有瞬间黑到了极致。
    他抵着上颚,努力维持着嗓音的平静:“池小天。”
    池小天微微用力拉着乌诏起来,他闻言侧目,沉默的看向了乌诏,乌诏喜欢池小天麦色的肌肤和纹理,他凑过去,几乎要贴到池小天的下巴:“你来晚了。”
    十几里山路,他已经很快了。
    池小天没有反驳,他低了下头:“抱歉。”
    乌诏还拉着池小天的手,他似乎心情不错,眉眼弯弯的:“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
    池小天又沉默了下。
    他显然没想到乌诏还会想计较,但他很老实:“……谢谢。”视线扫了下乌诏还牵着他的手,常年独居,独来独往,他很少和人这么亲密,有些不太适应,但乌诏如果想这么牵的话,那就牵着吧。
    乌诏看到池小天身上了多了个腰包:“这是什么?”
    池小天才想起来。
    他用乌诏没有牵的那只手拉开腰包,里面是用塑料袋包着的煎饼,往前一送递给乌诏:“还温着。”天都黑了,乌诏也该饿了。
    乌诏看向池小天:“这是你回家后做的?”
    池小天点了下头。
    乌诏不喜欢,他打掉池小天手里的煎饼:“不要做这些多余的事,你回去后就应该立马来接我。”
    池小天没想到乌诏会生气,但他习惯乌诏动不动就生气了,他抿了下唇,有些局促:“……对不起。”
    乌诏扬起脸,漆黑的眼珠乌润:“你就只会道歉吗?”
    池小天又怔了下。
    他的确不知道该怎么办,嘴唇动了下,“抱歉。”
    乌诏有点不高兴了,他冷下脸:“还真是个蠢货。”
    池小天:“……”
    小兔崽子你再骂,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系统安慰池小天:“冷静、冷静。”
    池小天喉结动了下,他眼神有了些变化,从鹰一样的犀利森冷转为一点温情的无耐:“不要生气,是我不会说话。乌诏。”
    他捡起煎饼,郑重许诺道,“下次不会了。”
    池小天好像怎样都不会生气,总是很包容,乌诏突然很想试探这种包容的底线,他站着没动,鸦羽般的睫毛微垂,一点碎芒散落其上,奇异瑰丽。
    池小天捡起煎饼后重新把它塞回腰包里,好不容易做的呢,不能浪费粮食。
    乌诏安静了起来,难得没挑事,他很漂亮,五官是难言的精致,不说话的时候简直像个天使。池小天瞟了他几眼,不禁感慨:“他要是个哑巴就好了。”
    多乖。
    系统打破池小天的幻想,“他就是个哑巴,也是个难伺候哑巴。你信不信他会结印骂你?”
    池小天:“……”
    妈的,有那画面了。
    山路不好走,夜里起雾路还滑。
    池小天打着手电筒照路,他估摸着时间又问乌诏:“吃煎饼吗?”乌诏从中午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就喝了几口水。
    乌诏这次没拒绝。
    他啃着煎饼走在池小天后面,天已经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黑暗里只有一束光亮到刺眼,男人很高,肩膀宽厚,他无言的前行着,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丢失的、温暖坚定的港湾。
    睫毛不自觉颤了几下,他晃神之时,又啃到了煎饼的内馅,煎饼里面装着满满的煎蛋和爽口的咸菜,呼吸倏然一重,一种奇异感觉冲刺上心脏,有些疼、闷的要窒息。乌诏捂了下自己的心口,里面似乎有头野兽在叫嚣,癫狂、疯蛮,他死死的盯着池小天的背影,必须要做点什么,不然他会疯的。
    憋疯。
    可要做什么?
    乌诏不知道,他咬着煎饼,无意识的吞咽。
    是要把池小天也吃下去吗?囫囵整个的全部吞下去,连带着骨血和肉。
    第38章 大山里的男人(2)
    在和系统聊天的池小天没有发现乌诏的不对, 否则他一定会提高警惕……他能做的也只有提高警惕了。跑是不可能跑的,乌诏要是想的话,他这条命都可以给乌诏。
    养鹅看家, 大白二白早早的叫唤了起来, 看到是池小天和乌诏才缩回头安静下来。煎饼也不顶饿, 池小天回家就又开始忙活起来,烧火,擦灶台,淘米烧汤。
    乌诏这次没跟个大爷一样坐在堂屋里一动不动, 他跟着池小天, 池小天到哪他就到哪,池小天一时猜不到乌诏的意图,他以为大少爷是太无聊了。
    池小天扒拉着柴火烧火,火苗舔舐着灶台, 将厨房照的亮堂堂的, 他还穿着下午的背心,赤裸着脖颈和臂膀,小麦色的肌肤在火光的照耀下生出了细腻的光泽,见乌诏还在盯着他,试探的问了下:“你是想烧火吗?”
    他刚来的时候也觉得烧火挺好玩的, 一度沉迷。
    乌诏也不知道, 灶台旁边柴火垛堆的很高, 留给人烧火的位置狭小,那就摆着个小板凳,光池小天一个人坐在那就显得很拥挤了, 他要是过去会更挤的吧, 坐不下的话只能挤池小天了。
    灶台还在时不时蹦出噼里啪啦的闷响, 他终于做下了决定,大少爷屈尊降贵的点了下头:“嗯。”
    烧火冬天很暖和,但夏天很燥。
    池小天被烤的有点受不了:“那你过来……”乌诏挤了过来,本来就只能一个人坐的小板凳不堪负重的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他本来就热,温度再升,他觉得挨着乌诏的那边身子快要沸腾起来了,“乌诏?”
    乌诏看着火,他眼睫很长,这时候显得很乖:“我烧火。”
    不是,我知道你烧火,可先让我起来啊,真的很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