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17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4章 豪门恩仇录(14)
    系统没把池小天的话当真,它还以为池小天故作矜持几天,尝到生活的苦就会抛弃那一点微不足道的自尊回去求沈纵收留,它没想到池小天愣是扛下来了。
    池小天找了份收入微薄的工作,超市推销员,一没学历,二没一技之长,能出卖的只有廉价的劳动力,由于他跑出沈宅硬气的什么都没带,换洗衣服都是新买的廉价地摊货,外套充的棉不太均匀,洗了两次就不太暖和了,在超市里待着还好,出来就有点冷。
    早八晚九,日薪一百五。
    池小天现在能吃得起饭都是老板娘看他可怜,工资给的日结。锁上门,这地偏,街上剩没几个人,他往上拉拉围巾,低头快步前进。
    他曾经奢侈的生活全都维系在沈纵上,如今沈纵要收回,他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也不会有人冒着得罪沈纵的风险帮他。曾格倒是脑抽了下,说要帮他,然后就被他爹狠狠抽了一顿……不知道现在能不能下得了床。
    晚饭时间很赶,池小天就啃了个干面包,还有张姨在推销泡面时偷偷塞给的两杯煮泡面,路灯还亮着,街道尽头有个卖烤红薯的老大爷。
    他揉了揉饿得有点疼的胃,挑了个最大的烤红薯。
    老大爷上称:“二十块二,收你二十。”
    好贵。
    池小天干一天也就一百五,还得交房租水电,好在他脸皮厚:“就要一半行不行?”
    小年轻长得很讨喜,就是一看就是个穷鬼,老大爷要收摊了,他掏出烟末和剪裁好的旧报纸给自己卷了根烟:“今算你运气好,大爷我给你打个折,就卖你十块。”
    “谢谢。”池小天一点都没客气,他吹捧道,“大爷您真豪气,当您的孙子肯定很有福气。”
    刚出炉的烤红薯滚烫,他扒皮啃了口,左右手交替拿,被烫的呲牙咧嘴也没舍得吐出去,吃得泪眼旺旺的。
    老大爷瞅着池小天还小,他眼睛眯成一条缝:“怎么,没吃饭?”
    这么大出来打拼的年轻人不少,“钱是重要也得有命花啊。”都说这代年轻人不上进,他们是没看见凌晨蹲便利店门口嗦泡面的。
    都不容易。
    “吃了。”池小天蹭着烤炉取暖,“饿的快。”
    他手上沾了点碳灰,还有点黏,吃完直打饱嗝,他舔唇,意犹未尽,“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烤红薯。”
    老大爷笑呵呵道:“饿了什么都好吃。”老年人晚年都有点寂寞,有年轻人陪着说会话很舒服,“行了,回家吧,我也该走了。”
    “等等!”池小天转身进了家便利店,买了杯关东煮,“不能白沾您便宜,我也请您吃点东西。”
    老大爷摆手:“我不吃这些花里胡哨的。”
    池小天强行塞过去一串鱼饼。
    过了会,老大爷问池小天:“这叫什么?”
    池小天:“鱼饼。”
    “这又没鱼。”老大爷,“这是诈骗。”
    池小天乐了:“对,鱼饼里没有鱼,老婆饼里也没老婆,我强烈谴责他们。”
    他又递过去一串。
    老大爷这次没有推辞,他吃完咂嘴问:“这又是什么?”
    “福袋。”池小天,“里面包的那个是年糕。”
    老大爷又评价道:“花里胡哨。”
    他又道,“没有鱼饼好吃。”
    池小天彻底吃饱了,也暖和起来了,他跺跺脚,跟老大爷告别:“明天见!”
    老大爷慢悠悠的推着车。
    佝偻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再说。”
    他明天不一定往这条街溜。
    廉租房,很潮。墙皮翘了起边,一扣能掉一大块,但好歹住了半个月没那么大的霉味了。空调是想都别想,池小天买了条三四十的宿舍专用电热毯,便宜。
    他埋在被窝里,就露出小半张脸,没一会就困得不行了。
    系统觉得池小天都没吃过这苦:“你为什么不回去?”
    “池小天是垃圾。”
    池小天的声音平静,“但他的爱不是。”
    沈纵要是想让他磕头,池小天也就去了,他确实没多大的尊严,但池小天不会去卖身。他有自己爱的人,这是他执着,心里赤诚柔软的一小块。
    《豪门恩仇录》里,无论池小天是贫穷富贵,哪怕到最后被折磨的扭曲,他都坚定的爱着宋宜。总有些爱是不可磨灭的。
    *
    *
    沈纵调查了池小天。
    池小天追了宋宜三年,公众示爱过无数次。池小天不是无知,也不是懵懂,池小天只是始终对他无动于衷而已。
    “……”沈纵瞥向自己的心口,也不知道为什么,那里有点难受。他把这种情绪归结于他还没得到池小天,捏了下眉心,“把他的行程给我。”
    他派人跟踪了池小天。
    高特助把文件袋递上去。
    很厚的一沓照片,有池小天工作的时候的,小年轻要摆货,清理柜台,他用冷水洗抹布,手指冻得通红;池小天靠着收银台啃面包,似乎是有人喊他,他抬头,恰好对上了镜头,柔软的脸颊鼓起了些,褐色短发打着卷儿,显得很乖;池小天狼吞虎咽的在啃红薯,烫的呲牙咧嘴……最后一张是一老一少站在一块吃关东煮,但小年轻显然很开心,神情鲜活而柔软,眼睛都弯成了一道。
    池小天瘦了,换上了便宜的衣服,似乎没之前那么好看了,又似乎更好看了。但他明显成长了点,他过的不好,但又没那么不好。
    沈纵抚着最后一张照片,指腹落在了池小天的眼睛上:“他还不肯回来?”
    高特助唱的白脸,时不时劝池小天回来。
    他没敢说池小天的原话,委婉道:“池少爷暂时没这个打算。”
    沈纵想不到池小天这么娇气的孩子竟然也愿意为了别人吃苦,他笑了下,温和的像位有礼的绅士:“你想知道他愿意为宋宜做到哪一步吗?”
    高特助喉咙一哽。
    他不想知道,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沈纵想知道。
    他放开资料,自言自语:“我很好奇。”
    高特助:“……”
    为池少爷祷告,祝池少爷一切安好。
    阿门。
    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当你觉得它不能更糟的时候,它就是能更糟。挑剔的顾客,龟毛的房东,工作上接连失误,对他一直很和善的老板娘都有点黑脸了,似乎是走了水逆,池小天想买份炒面,只有两个人的队突然就多了起来,排到他刚好卖完最后一份。
    一连好几天,池小天负责的工作又出了问题,多加了一个多小时的班才弄完,等他出来,天已经黑透了,他又饿又冷。
    街口的尽头还是烤红薯的摊位,老大爷已经和池小天混熟了,看到不太精神、很丧的池小天,他把特意留给池小天烤红薯递过去,在池小天埋头吃的时候,问了一声:“孩子,怎么了?”
    不问还好,老大爷一问,池小天彻底绷不住了,眼泪刷一下涌了出来,哇一声哭了:“我好累,我好饿,我还好倒霉。我工作老是出问题,他们都骂我……可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泪水越涌越凶,他哭得简直撕心裂肺。
    老大爷接住哭的难过的池小天,没说什么。都要长大,都在负重前行。哭过后就好了。
    池小天嚎了好一会,到哭不出来了才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我……”
    这么大个的人了还哭,很丢人的。
    老大爷拍拍池小天的肩:“没事了?”
    池小天破涕为笑:“没事了!”
    又过了几天,还是很不顺,池小天开始期盼下班,和老大爷一起吃鱼饼,走那一条长长的、黑漆漆的路。今天他下班早了,七点多。
    他蹲街口等老大爷,八点、九点……十点,十一点多。
    池小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小,到最后,他自己去买了鱼饼,大口大口的吃着,一边吃一边哭,哭的很惨,他想爸妈了,他想宋宜,他想自己的那些狗腿子,他甚至开始想沈纵了。
    也许,回去、回去就不用这么累了。
    别的不说,系统就佩服池小天这演技,一边哭一边吃鱼饼这段绝对可以载入影视,放进教科书了:“鱼饼好吃吗?”
    池小天疯狂点头:“好吃!满分九十九,我给它一百,多的那一分我让它骄傲骄傲。”
    系统:“……”
    它只能道,“挺好的。”池小天心态很好,换成一般人大概真的崩溃了。
    沈纵是真的变态。
    池小天看了眼天:“要是我就等后天再让老大爷离开。”
    系统:“?”
    它不太懂,“你说什么?”
    池小天站起来,把垃圾丢进垃圾桶,他气不太顺,说话嗡里嗡气的,“后天晚上有雨,很大。”
    到时候他绝对顶不住。
    系统突然觉得池小天也挺变态的。
    它沉默了会,干巴巴的:“……哦。”常常因为不够变态和周围格格不入。
    次日,池小天仍旧早起去上班。
    崩溃是崩溃,但不工作就会连饭钱都没有。
    “只有巧克力是吗?”这是超市里最贵的牌子,池小天偶尔会顶替一下收银员的工作,他忙的没抬头,“二百八十七,刷卡还是现金?”
    没人出声,他抬头,怔了下。
    是宋宜。
    衣着得体的青年围着驼色围巾,眉眼似远山般俊秀:“刷卡。”
    池小天低头:“好。”
    烦劳的工作使然麻木,有段时间没见,感觉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没去找宋宜,一是不确定宋宜会不会接受他,二是觉得找宋宜也没用。
    他也不想在宋宜面前这么难堪,事实上,他现在就很想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