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9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庇佑的人。
    是谁这么不长眼。
    两人挨得太近了,天花板上悬挂的灯光惨白的刺眼、一圈圈的扩散开,仿佛半融化的冰激凌。池小天的脸颊被摸的泛红,不知道是刺激还是疼痛,他瞳孔里泛起一点泪光,肩膀瑟索了几下,红润的唇微张,隐约可见一点雪白,猩红的舌尖一闪而逝:“疼。”
    不只是疼,还有他自己不知道、不但深挖的惊惶。
    沈纵被撩起火气很久了,他到现在忍着没上池小天已经足够仁慈了,不可能连碰到不碰:“这就疼了?”男人掀起眼皮,不仅不退还贴的更紧,手指不轻不重的碾了下池小天的唇,似乎是想让他闭嘴,或是张的更开,“小天真是被养的太娇气了。”
    他很想压着吻上去,但又实在可怜这小东西,吓死了怎么办。
    池小天想反驳,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男人侵略气息太有存在感,烧的他脑子有些发晕,他即便不懂这是什么,但也明白,这绝对不是好事。他茫然,潜意识抗拒,还有些委屈,这陌生的、令人的畏惧的沈纵。
    抓住男人的手腕,小年轻身体紧绷:“没人欺负我……”他以为是自己没回答沈纵问题,沈纵才会变的,他希望那个温和疏离的小叔尽快回来,“是高数太难了,我学不会才这样。”
    没提宋宜,他不怎么聪明的脑袋下意识让他向沈纵隐瞒宋宜的存在。
    听到回答,沈纵稍微拉来了点距离。
    他知道张弛有度,过犹不及的道理,坐到一边,沙发稍微下陷一点,解开扣子,松开领带,男人双腿交叠,慵懒贵气:“饿不饿,吃点夜宵?”
    池小天才敢喘气,他拍了怕滚烫的脸颊:“不饿。”
    事实上他还是感觉很不适应,“我有点困,小叔……”
    沈纵的声音仍旧温和:“那就陪我吃点。”
    池小天这才知道沈纵刚刚不是在问他,圈里关于沈纵的传闻许多,冷酷无情、残忍冷血,张狂独裁,以前他们不熟,他还没有多深的认识。现在,他认识到了。
    他低下头,无意识的咬着下唇。
    可这又怎么样呢。
    寄人篱下不就只能这样。
    池小天情绪不高,还特别想他的爸妈。
    夜宵是小馄饨,王妈包的,白白胖胖的馄饨配上紫菜和小虾米,又香又鲜,也许是看出了沈纵对池小天的重视,王妈认同了池小天在沈宅的地位,还特意调了秘制酱汁送了上来。
    辣椒和麻油,也许还有一点点香油。
    池小天碗里一共就六只馄饨,吃了两个原味的,剩下的四个全是配酱汁吃的,绝了,真的好吃到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吃完后把汤都喝了还是意犹未尽。
    他看向沈纵……的碗。
    沈纵的那碗是正常是成人分量的。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吃得很慢,香味在客厅里慢慢发酵,池小天偷偷咽了好几次口水:“我还想吃。”
    系统没有口腹之欲,不太能理解池小天:“你不是刚吃过?你也不饿吧。”
    饿是一回事,想吃是另一回事。
    池小天要忍不住了:“他就是故意馋我,”
    沈纵明明知道他对美食没有抵抗力,其实真不吃也好,就怕刚开完胃就没了。
    系统也看出来了,就是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馋你?难道是为了报复?”它自己都不信,“要是报复这也太儿戏了。”
    “他想让我主动低头去求他。”池小天,“可我是这么没骨气的人吗?”
    他掷地有声,“我是吗?”
    系统虽然觉得池小天不是多有节操的人,但不至于为了一碗馄饨低头:“你不是。”
    池小天:“我是!”
    系统:“……”
    它突然冷漠,“你去死。”
    池小天才不管系统,天大地大,他自己最大。
    他不着痕迹的朝沈纵靠近,盯着沈纵的碗表达自己的渴望:“小叔……”
    池小天是被娇养大的,有脾气,没心眼,天真的有些愚蠢,什么念头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沈纵了解池小天,他捏着勺子:“小天还想吃?”
    池小天点头,笑起来很乖,很会撒娇:“小叔分我几个嘛。”
    “好。”
    沈纵不紧不慢答应了,他把勺子凑到池小天唇边,“来,张嘴,小叔喂你。”
    第8章 豪门恩仇录(08)
    池小天:“……”
    他颤声道,“他怎么能这样做!”
    系统也有点看不过眼,客观道:“他多少是有点无耻。”
    池小天年纪摆在这,又不是残废,用不着喂……沈纵应该在侮辱池小天,它担心池小天想不开会跟沈纵对着干,“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时风平浪静。”
    系统话音刚落,池小天欢快雀跃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我会爱死他的。”
    呜呜,沈叔叔真温柔。
    系统:“?”
    它不理解,但是,“……你开心就好。”
    池小天就是很开心,他稍微按捺了下,按照人设流露出了一丝不情愿,扭扭捏捏,吞吞吐吐:“我可以自己吃……”
    这么肉麻的事,十岁后他妈都没再干过了。
    还有,沈叔叔是不是对他太亲了点?
    沈纵也不勉强,对池小天,他是稳坐钓鱼台的从容:“那就算了。”释放着潮湿热气的勺子撤开了寸许,“看来小天应该是吃饱了。”
    池小天有时候是很聪明的,沈纵的意思是他喂的不吃那就不用再吃了,明明小叔语气还是温和,他却还是有点怕怕的,身体反应比脑子快了一点,他勾头咬住了勺子,声音有些含糊:“别,我吃。”
    沈叔叔亲手喂得真香,要是能坐到沈叔叔大腿上被喂饭一定更香……不可以,不可以想一些色色的事!
    沈纵没伺候过人,喂人吃东西更是平生头一次,小年轻眼眸乌亮,不知道是吃的太急还是烫着了,白皙的脸颊泛着健康的粉转红:“小天。”
    池小天的思绪被拉回,又对上沈叔叔英俊到惊为天人的脸,沈叔叔对他笑了下,用他咬过勺子也盛了只馄饨吃,男人并没有做多余的事,一举一动的很自然,然后又把勺子递了过来,见池小天迟迟不张嘴,低沉性感的声音转了两个调:“嗯?”
    池小天绷不住了,脸蛋爆红,跟被烫到一样,差点从原地跳起来,红霞一直连绵到耳后,他不敢再看沈纵:“……嗯。”
    叔侄俩和谐的吃完了一碗馄饨。
    系统看着全程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乌龟缩回壳里的池小天:“我警告你啊,千万别爱上沈纵。”天命之子只会爱上另一个天命之子,退一百八十万步来讲,任务者真的跟天命之子两情相悦了,也迟早要离开小界。
    不少任务者就是这么疯的,不是求而不得就是爱上后彻底疯狂。
    池小天已经上头了:“我对沈叔叔的爱至死不渝!”
    本来是很庄严的一句话,但池小天在刷牙,一说话就会吐泡泡,系统不但没察觉到池小天的真心,还觉得这场面很滑稽:“你刷完牙再说一遍。”
    池小天刚咽下去了不少牙膏,搞的胃里有点难受:“等我!”
    这会都十一点半了,池小天上床后又跟系统看起了单口相声,困得不行才放下手机,尽管系统意犹未尽依依不舍还是尽职尽责:“宿主,你再说一遍。”
    “说什么?”
    池小天脑子犯浑,“什么再说一遍?”
    系统提醒道:“你说你对沈纵……”
    池小天拿被子蒙头:“什么沈纵?管他谁,我要睡了,别烦我。”
    系统:“……”
    它懂了。
    爱是会消失的。
    *
    *
    公司开展了新项目,沈纵这个老板忙得脱不开身,他也不是一定要忙,但兴许是这几年修身养性起了效果,他欣赏起了下一代的锐气和锋芒,尤其是宋宜,还在读大学的年轻人像一块未被精心雕琢过的璞玉,沈纵喜欢征服和调教。
    他在教导宋宜,还生起了些许老师对弟子期盼。
    宋宜跟着沈纵学习,他知道沈纵是有意培养他,他很感激这份恩情,更在相处中见证到了沈纵近乎站在上帝视角般对一切了然于心运筹帷幄的能力。
    他是发自内心的崇拜这个前辈,但无可避免的,还有些许敬畏和不喜,沈纵的道德感观念很淡,也太擅长玩弄人心,很恶劣。
    宋宜还年轻,没有出社会,他身上还有着沈纵甚至有些鄙夷的正直。不喘气的忙了几个月,公司上下一起加班,在所有的合约和细枝末节都被一一敲定变成黑纸白字签订契约后,公司今晚出去聚餐,明天一起飞夏威夷度假,食宿公司全包。
    下面的人在狂欢,很热闹,高特助都没上来。
    沈纵也准备给自己休个假,好好放松几天,他闲适的靠着背椅:“你怎么不一起下去玩?”
    他是老板,他下去了,员工就嗨不起来了。’
    但宋宜在公司的人缘还是很好的,一向不轻易发表自己看法的高特助都几次表示了对宋宜的赞扬,用高特助的话来说,宋宜是个好孩子。
    沈纵还记得高特助跟池小天有点不合,就问了声:“那小天呢?”
    高特助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只要一提池小天他完美无瑕的笑容就开始坍塌:“池少爷……池少爷。”
    一个不学无术仗势欺人还有些渗人的富二代,他吞吞吐吐,“他长得挺好。”
    就这一个优点了。
    沈纵笑了下,半晌,“他长得是挺好。”
    陈家的那个好像经常找小天。
    要不是小天不但不理他,还老是把人气的跳脚,他就要下手处理了。
    落地窗外一片灯火通明,三十六层很高,宋宜是站着的,他没去打扰似乎陷入回忆的沈纵,而是眺望起整个城市,直到沈纵的目光再次落到他身上才开口:“我回去有事。”
    好几个月,将近年关了,他和池小天熟悉了很多。
    他以前是真的误会池小天了,和池小天相处起来其实很愉快,他喜欢看池小天害羞和笑起来样子。
    宋宜说话的时候眼里多了丝温柔的情愫:“我和一个人约了今晚一起吃饭。”
    事实上池小天约他很多次了,但他这几个月实在太忙了,就一直拖到了现在。他感觉有些内疚,特意定了个高档些的餐厅请池小天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