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只好让主角爱我了[快穿] 第5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垂下脑袋:“……哦。”
    沈纵只是瞟了一眼池小天就去换衣服和高特助一起出去了。
    他们约得时间是晚十点。
    沈纵一走,这沈宅就是他池小天的天下了!池小天不是个老实的人,他刚扭了下准备嗨,系统的声音就插了进来:“这里有摄像头。”
    它数了数,“一共一百三十二个,全方位无死角。”
    池小天一僵:“?”
    “有人会在自己家里装摄像头我理解,但一装一百三十二个?”他倒吸一口气,“沈纵真的变态。”
    系统忽视池小天对沈纵的评价:“你稳着点。”
    池小天只好继续假装沮丧,一直到洗脸刷牙上床用被子盖头才开始嗨。
    他拱在被子里掏出手机:“要不要看点刺激的?”
    大晚上?刺激的?
    系统鄙夷道:“你真龌龊!”
    “龌龊什么?”池小天一边问,一边点开了单口相声,很快就笑得抖跟得了帕金森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
    大晚上看相声?
    是挺刺激。
    *
    *
    谈话很顺利。
    年轻人不卑不亢,说话条理清晰且很有逻辑,既有野心,也有与之相配的头脑。这让沈纵想起了曾经在拼搏的自己。一点猩红,烟雾缥缈,男人英挺的五官有些模糊,他双腿交叠,将西装裤都撑得鼓了起来,强势、森冷,铺面而来的荷尔蒙。
    但在交谈的时候抽烟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宋宜不喜欢烟味,他颦了下眉,对沈纵的初印象降低了点,这是个足够傲慢的人,当然,沈纵也有资格傲慢,到他这般地位,不必在委屈自己伏低做小了。
    理解是理解,不喜欢是不喜欢。
    沈纵是个敏锐的人,他察觉到了,但不在意,他瞥了眼宋宜的资料报表,起身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你这个项目我也有人在做。”
    见宋宜似乎要发怒,他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笑声微凉,“别以为是我们抄袭了你的创意。我还不屑这么做。”
    宋宜来沈氏就是因为相信沈纵不会欺压新人。
    他告诫自己平复下来:“证据。”
    沈纵抽出文件柜里的一沓资料扔给宋宜:“随便看。”家里的小东西看来是伤心了,哭好几个小时了。他不想表演伯乐识千里马这场戏了,哪怕他认为宋宜很有前途。
    宋宜翻看资料查看了几眼,资料数据比他做得专业和详细的多,推广方案、推广达人,他的想法还是雏形,沈氏这里已经是个成熟的方案了。
    他紧绷的手指逐渐放松,歉意道:“打扰了。”
    沈纵其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他有魄力,又不失大方:“你的条件我都答应,合作继续。”宋宜还年轻,现在都这么有眼光,未来也不会差,他愿意提前投资。
    宋宜有些惊讶,更多的还是感激。
    他毕竟还是个学生,还有着单纯的执拗:“不用。沈氏的方案已经很成熟了,有我没我都一样。很感谢沈先生愿意跟我聊这么久。”鞠躬,深深的弯下腰,“我不要分红,沈先生让我参与这个项目就可以了。”
    这就是沈纵欣赏年轻人的原因。
    他没回头,只是摆了摆手:“不白送。就当你欠我个人情。”
    人情?
    这时的宋宜还不明白什么叫人情债最难还,沈纵的形象在他心中伟岸高大。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他自言自语:“这就是知遇之恩吧。”
    沈纵对他是有知遇之恩的。
    高特助跟上沈纵,主动询问了声:“谈好了?”
    他知道宋宜还是学生,看到宋宜他就想起来自己的大学时代,怀念道,“这个点回去宿舍门肯定已经锁了,宿管大爷可凶得很啊。”
    不过这个点学生一般就不回去了,回去了肯定会被记晚归。
    原剧情里沈纵和宋宜相谈甚欢,沈纵邀请宋宜回沈宅住了一晚。
    现在沈纵没这个心情了,他心里有点烦,从发现池小天躲在被子里哭就一直燥的慌。不只是因为池小天哭,更因为他控制不住自己心情。
    沈纵性格强势、有极强的掌控欲。
    失控的感觉很难受。
    高特助见沈纵没应声也慢慢闭上了嘴。
    暴雨还在下。
    哗哗啦啦,目测要到后半夜。
    沈纵声音沉稳:“回去。”
    他目光落到了散发着朦胧微光的手机屏幕上,这是池小天卧室上放的摄像头拍到的画面,那个柔弱沮丧的孩子钻进被窝就没在出来过……被子一直在抖。
    想必是哭得很伤心了。
    第4章 豪门恩仇录(04)
    池小天乐的肚子疼,他揉揉笑僵的脸:“一点多了?这就一点多了?”
    时光易逝,光阴易老。果然,快乐的时间就是过这么快,“睡了睡了,真的困死了。”
    系统还意犹未尽:“再看一会呗。”
    它们有着严格的员工守则,工作期间禁止摸鱼。
    除非跟着宿主一起摸。
    池小天顶不住了,敷衍道:“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房间里开着冷气缩在被窝里还是闷,晚上吃得鸡汤面有点咸,池小天渴的嗓子难受,感觉浑身都在发烫,他想掀开被子透透气,顺便出去喝口水。
    被子角被压住了,床边多了一个人的重量,床垫微微下陷:“小天。”
    刚想钻出去的池小天僵了下。
    “沈纵?”他问系统,“沈纵什么时候回来的?”
    系统专注于单口相声,也没注意,但根据沈纵身上的潮气:“应该还不久。”
    沈纵看着被子里突然一动不动的池小天:“还在哭?”
    哭几个小时了。
    怪可怜的。
    哭?
    池小天意识到沈纵误会了,但这也不能怪沈纵,谁能想到一天之内既破产又父母失联的纨绔富二代会躲在被窝里看单口相声。
    他颤声道:“沈纵要是发现我没哭怎么办?”
    系统:“……”
    它也开始慌了,“我也不知道啊。”
    今天池小天的剧情已经走完了,这个点沈纵不应该和宋宜相谈甚欢?沈纵为什么会杀个回马枪?这不科学!
    沈纵见池小天不吭声。
    他掀开被子的一角,想把池小天挖出来:“闷久了不好,出来透透气。也让小叔看看你好不好?”
    低沉性感的男声带着丝丝诱哄,撩池小天耳朵发痒:“哇,声控福利,沈叔叔好绝!”但翻车是不可能翻车的,他眼疾手快的拽住被子,从喉咙里挤出来两声哭腔,惊慌又恐惧,“……不要。”
    别打开,他会死!
    社死!
    沈纵感受到了池小天的抗拒,小孩这个年纪正是自尊心强的时候,偷哭被家长发现就够难为情了,更何况是被看到。
    他叹了口气,不再扯被子,而是精准的找到池小天的背拍了两下:“别怕,小叔不看了。”
    池小天头松了口气。
    他闷得脸红头晕,但沈纵在外面,别说探头,他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问题的根本不是池小天哭,是池小天家里破产,沈纵又不愿意帮忙。几次开口被打断,池小天就是不怎么聪明多少也看出来了点沈纵的态度。
    不解决这事,他俩相处就永远隔着一层。
    好比现在,谁都难开口。
    沈纵想着池小天哭花的脸,池小天想着沈纵什么时候走,但好一会也没见沈纵有离开的意思,池小天有点憋不住了。
    口渴还尿急,脸红又脑胀,好事全给他赶上了。
    池小天声音有点哑,隔着一层被子显得闷闷的:“小叔。”
    小年轻声音都透着股可怜劲儿。
    沈纵抬了下眼皮:“小天。”
    池小天没敢探头,他伸出一只手乱摸,夏天的布料只有薄薄的一层,他碰到了一处紧实滚烫的地方,估计是大腿,手感有亿点点好。但他没敢造次,又尝试了几次后终于抓到了男人的手,修长有力的指节有点粗糙、体温较常人而言偏高,小年轻声音哽咽:“我家破产了。”
    沈纵被碰到过地方像是被带起了一串火,心里也烧得慌,他喜欢池小天的长相,也稀罕池小天孩子气的烂漫性格。他的肤色较深,早些年打拼也不是没做过苦力活,至今还留有几道白痕,池小天不一样,他从小娇生惯养,长这么大连一只碗都没洗过,白皙的手指泛着健康柔嫩的淡粉。
    不女气,是少年感十足的美。
    沈纵手掌合拢,慢慢握住池小天的手,像抚慰一只受惊的兔子般温和:“小叔知道。”
    手被另一个男人包裹在掌心,池小天有些不适应,他往后挣了挣,发现纹丝不动后就没在徒劳挣扎,也许是没直接碰见,他胆子大了起来:“小叔能不能帮我家度过这个坎……”
    “小天以后就把沈宅当自己家吧。”沈纵的温和只是浮于表面,是伪装出来的,其实专制又强横,“小天还是生活幸福无忧的大少爷,没人能欺负小天。”
    他摩挲着池小天的手,在两人间带起一阵酥麻的颤栗,“小叔会养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