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宋之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良期专注地盯着手机上的时间,终于等到了最后的数字从“9”变成“0”。
    下班了!
    徐良期背起早就收拾好的包包,“腾”得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架势仿佛是火箭点火,即将冲天。可惜她的火箭是颗“哑弹”,半道而俎。在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那一瞬间,旁边的一只手又“噌”得把她揪回到座椅里。
    徐良期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揪得皱成一团的衬衣边,掰开了那只“罪恶之手”。
    “你想死么?”那只手的主人说话了,“‘光明顶’还没走,你就想走,被他抓住,非让你明天过来加班。”
    徐良期扭头看了看身后隔着挡板,只能看见闪亮头顶的组长,‘光明顶’这个称呼也就不言而喻了。
    “可现在已经6点了。”徐良期伸出食指点了一下屏幕,刚刚还是0的地方突然变成了5,距离下班时间已经过5分钟了。
    “别管几点,‘光明顶’没走,你就别走。你没看大家都没动么?”
    徐良期扫了一圈,大家的确都没动,一个个的都低着头,手指在键盘噼里啪啦地敲着,干劲十足。徐良期看了旁边的同事一眼,对方给她递了个“你懂的”的眼神。徐良期立马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作为一个新人,看来她还有许多需要探索啊。她认命地重新打开了电脑,拖出一个文件打开,盯着上面的数字出神。
    手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徐良期轻轻地把手机拿起来,打开了聊天对话框。
    宋之问:“我到了。”
    简短的叁个字,真是符合他一贯的个性。
    徐良期的嘴巴不自觉地撅起,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打字。
    “我下不了班了,呜~”
    “怎么了?”
    “大家都不下班,我也不能下班。职场小白的新生活,体验不太好(哭脸)(哭脸)。”
    宋之问看着她发来的两个哭脸,隔着屏幕他也能想出她此时此刻的表情,应该和这个哭脸一模一样。他把车停好,看了一下周围,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公司接她下班。
    “职场生活不是那么好过的,这很正常。”宋之问打完这几个字发出去,觉得有可能打击到她,他又补上了几个字。
    “一会允许你喝奶茶,乖乖。”
    看到“乖乖”两个字的徐良期,脑海里立马出现了宋之问每次叫她“乖乖”的样子,他总是喜欢凑近了她的耳朵叫她的乳名,这个羞耻的乳名从他的嘴里叫出怎么却格外的好听。徐良期脸上浮起了红晕,就像窗外即将褪去的晚霞一般,散发着淡淡的粉红色。
    旁边的同事看着徐良期的红脸,搓了搓自己被冻得冰冷的胳膊,一脸疑惑。
    “良期,你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么?”
    被抓包的徐良期“咣”得一下把手机扣在桌面,伸出手搓了搓自己的热到发烫的脸颊。
    “嘿嘿,没有,没有。”她急忙地摆了摆手。她哪里是发烧,分明是发骚。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里终于出现了徐良期期待已久的窸窣声。徐良期偷偷摸摸地探出头,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正好碰到了对方探寻的眼神。
    徐良期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缩回了自己头,埋着头继续在心里默数。
    “嘶嘶~”
    有人在用暗号吸引受惊的小兔子,小兔子又从窝里偷偷地探出了头,还是刚才的人。
    徐良期已经上班一个周了,可是办公室的人还是认不全。她依稀记得这个男的名字很女性化,至于怎么个女性化,她却完全记不起来了。
    对方朝徐良期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门口。徐良期立马领回了对方的意思,她着急地点了点头。
    对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包,又冲着徐良期挑了挑眉。
    徐良期举起了自己的包,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对方对着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徐良期点了点头。
    “叁,二,一”
    两个人像是地下党对暗号一样,靠着眼色和手势交流,为了“早点下班”的共同目标而努力。
    对方的食指刚伸出,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从椅子上站起来。两人的动作就像约定好似的,不约而同地拿起了包,把椅子推进去,朝着门口走去,动作一致地放佛是复制粘贴。
    在推开玻璃门的那一刻,徐良期在内心里小小地欢呼了一声。
    她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盟友,想打个招呼,可手刚刚举起来,对方就已经低着头快速地从她身边略过,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刚刚的默契早就烟消云散了。徐良期看了看自己还举在半空中尴尬的手,又看了看已经关闭的电梯门,一脸茫然。
    宋之问在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徐良期才从大楼里出来。
    几乎徐良期的脚刚迈出旋转门的时候,宋之问就抬起了头,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锁定了她的身影。
    徐良期的眼睛在周围搜寻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宋之问的车。她歪了歪脑袋,原地又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她的一举一动全部落在宋之问眼底,他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她的愚蠢。宋之问打开了车门,朝着她的方向喊了一声“良期”。
    徐良期的视力不怎么好,可好在听力不错,这也许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老天给你关上了一扇门,总会给你留一扇窗的。只是老天着实有些吝啬,因为它确确实实地只给徐良期留了“听力”这一扇窗。
    徐良期顺着声音看过来,一眼就找到了到了宋之问和他的那辆黑色奔驰。奔驰在这并没什么稀奇,只是站在奔驰旁边的宋之问实在有些诱人。怪不得人们总说“香车要配美人”,宋之问这样的美人站在车旁边,就是一道明晃晃的风景。
    可这风景也太过耀眼,徐良期看着旁边几个女孩子不约而同红起来的脸,摇了摇头,她小跑着冲向了宋之问,不是冲向副驾驶,而是先冲向了宋之问。
    “你快进去!”徐良期往车里推搡着宋之问,确认他坐好了之后才又绕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拉过安全带,还没系好,脸就被一股力量掰了过去。
    宋之问的手足够大,一只手就能捏住她的两颊,把她圆圆的脸捏成了两团,嘴也嘟成了小猪嘴。宋之问在她的小猪嘴上亲了一口,“吧唧”的声音在车里密闭的空间格外清晰。
    宋之问亲完了也没有松开他的手,他喜欢看徐良期的小猪脸,继续端着仔细地看了半晌他才舍得放开手。
    徐良期揉了揉不知是被他捏红还是自己涨红的脸颊,默默地完成了刚刚没完成的动作,系好了安全带。
    到现在她还是不相信,宋之问,她和宋之问!
    这么好看的宋之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