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番外一.健身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最近舒景办了张健身卡,离家还比较远,得空了就奔波大老远去健身。
    他们时间本就紧张,林渐凇对此很不满,常常一回家抓不到人,独守空闺不甘寂寞。
    那天舒景又是一下班人就跑没影了,林渐凇去医院没逮到人,索性直接追去了健身房。
    一进去他就看到那抹勾他火的身影,运动衣运动裤紧身,贴着身体线条,勾勒出好看的乳腰臀,在做着运动。
    乳肉被运动背心包裹着随着动作晃动,带动人的视线,忍不住狠狠捏几把。
    臀部饱满圆润,蹲起的时候林渐凇就只有一种想插进去的感觉,下身早就憋得不行了。
    他走过去,伸手抚过臀部,沿着腰线摸到了胸,用力地抓揉着,他声音低哑,“怎么跑这儿来骚了。”
    舒景被他吓了一跳,捏着屁股蹭他,“你怎么来了?”
    “来抓你。”林渐凇的喘气声渐渐变得浓烈,呼吸之间全是欲念,“要不然怎么知道你这么欠操?”
    手掌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布料摸胸,直接伸进去,弄得舒景发出几声浪叫,“嗯,林哥,别在这里。”
    这个点健身房人不多,舒景挑的位置虽然在角落,但人一进来就能看见他们两个人,走进了更能看见这一片情色。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林渐凇下身顶了她几下,手掌又滑倒她的腿心,“啧,裤子都湿了。”
    舒景被他说得又淌下一股水,内裤和运动裤全黏在身上,有些勒,搞得她下身酸痒难受,只能夹紧了腿蹭他。
    “去里面。”她的声音娇软,林渐凇一把抱起她,顺着她说的进了里面的淋浴间,随便推开一间进去锁上门。
    林渐凇进去就剥掉了舒景的运动内衣,乳肉晃荡,晕出诱人的乳波,层层迭迭浪荡,乳头已经红得挺立。
    林渐凇俯身咬住其中一颗,舌头绕着舔了几圈,牙齿轻轻磨着乳肉,吮吸出淫糜的声音。
    “嗯……”舒景发出舒服的叫声,捧着另一颗送到林渐凇的脸颊,“也吃吃这个……”
    “啵”的一声,林渐凇松开那颗红浆果,看着被舒景握在手里的另一颗,眼神有些坏,“求我。”
    “求你了……”舒景的表情急切,直接把奶子送到他嘴边,“嗯,求你快吃它……”
    奶头顶着嘴唇,两种鲜红,淫色好看。
    嘴唇终于含住奶头,唾液濡湿那颗,舌头舔吮着,把它吃得莹亮色情,舒景的脸上也红得过分。
    手掌摸到健身裤,腿缝那一处早就湿得能拧出水了,林渐凇直接大力地扯坏了,撕拉的声音让舒景浑身一颤。
    “坏了,不能要了。”声音带着得逞的愉悦。
    “我下次来穿什么啊!”舒景张着腿,水液顺着往下流,把裤子染成深色。
    “下次不要来了。”
    林渐凇让她背对着自己,手撑在墙上,屁股撅起来,正对着他的挺立,肉棒从裤子里弹出来。
    又硬又大的肉棒在腿缝摩擦,沾上了晶莹的液体,隔着内裤把肉穴磨得越发麻痒空虚。
    手指顺着腿缝摸着那片泥泞,内裤的布料被挤压着,林渐凇探进去,感受到嫩肉的吮吸,“它在吸我……”
    “嗯……你快进来……”
    “啧,真骚。”另一只手掌拍上臀肉,发出啪的一声,然后把健身裤的破口撕得更大。
    舒景光裸的上身一起一伏,奶子落下来跟着晃,怎么看怎么骚。
    林渐凇的手指找到阴核,捻起揉捏,搔刮几下,又听到了舒景的媚叫。
    叫得真好听。
    空虚的穴内不断吐水,把林渐凇的手弄得全部湿透,伸出来的时候还挂着几丝,滴落到地上。
    “看,流了好多水。”林渐凇掰过舒景的脸,捏着她的下巴把手指伸进去,压着她的舌头,看她嗯嗯啊啊地流出口水。
    内裤被扯到一边,肉棒从泥泞里捅进去。
    “啊……”
    突如其来的进入让舒景发出更大的叫声,尾音都颤抖起来。
    内裤像一条绳子勒着臀肉,肉棒在穴里抽动,捅出咕叽水声。
    林渐凇握住舒景的腰,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再叫大声点。”
    他喜欢舒景动情的样子,喜欢看她在自己身下承欢的模样,凌乱又浪荡,是独属于他的小骚货。
    舒景一声声地叫着,想到外面可能有人还在收敛。
    屁股被撞得弹起来,交合处的淫液还在流,地上点点滴滴全是她流的水,一片淫糜狼藉。
    “啊……嗯……快点……”
    敏感点被重重捻过,舒景抖得更厉害,叫声渐渐收不住。
    “啊……”
    淫水滴滴答答落下一大堆,舒景喘着粗气,一只手揉着自己的阴核,腰逐渐往下塌,被林渐凇揽住。
    肉棒突然加速又用力插了几下,最后抽出来,射了她一腿的白浊液体,落在深色的裤子上,越发不堪。
    肉穴被捅得还没闭起来,红艳艳的,轻轻颤抖,看着有些可怜。
    林渐凇脱光两人的衣服,打开花洒给他们冲洗。
    两人又洗又闹了一会儿,林渐凇先换好衣服去更衣室拿舒景的衣服。
    舒景全身赤条条,拎着湿漉漉的内裤,眼神也湿漉漉的,她看着林渐凇,“湿的,穿着不舒服。”
    “那就光着。”林渐凇给她穿衣服,内衣,衬衫,裤子好在是阔腿裤,下身空荡荡,走路时一股凉嗖嗖的。
    出去时,天色早黑了,健身房的人却多了起来,有些人看向他们的眼神也暧昧不明,显然是听到了刚刚淋浴间里的情事。
    林渐凇面色冷静,牵着舒景就走,心里想的是,在这里还挺爽,下次不能让舒景来了。
    这样的女人做运动,看了就想操一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