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分卷阅读3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晶晶的,仿佛藏着无数颗破碎的星辰。
    他想到了家里的那条哈巴狗。
    “这条可以过了,休息十分钟后补拍特写镜头。”
    “……好,”慕瓷松了口气,转过身悄悄揉着肩膀。
    方方走过来把水杯递给慕瓷,朝她眨了眨眼。
    谁不知道陆川是出了名的严格,没有达到他的标准,就只能不停的重来重来再重来,连续二十四小时拍摄都是常事,他说过,就说明对慕瓷的表现是满意的,只是嘴上没好话而已。
    “累吧,坐着歇会儿,对了,外面有人找你,等半小时了,她说是你姐姐。”
    慕瓷喝水的动作一顿,几秒钟后就恢复自然,仿佛不曾发生过,只是眉眼间那股灵动淡了些,“我哪儿来的姐姐?”
    “是哦,你除了你奶奶也没什么亲人了,可能是粉丝吧,不过那女的开了辆多贵的车吗?咱俩一年不吃不喝都买不起一个车轱辘,一身国际大牌,连发夹都是上万的奢侈品,我连颗钻上面的一颗钻都配不上,啧啧,慕瓷,你出息了啊,都有这种貌美多金的粉丝了。”
    方方一边说着一边往外看,像个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这天都黑了,还在下雪,这里又很偏僻,你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了,女孩子一个人挺危险的,而且那姑娘还长了张纯良无害的脸,万一出事儿了可要不得,我让她别等了先回去?”
    慕瓷‘嗯’了一声,脱下棉服,搓了搓冰凉的手,起身去和男演员对机位。
    方方跑出去,那位‘粉丝’果然还在等。
    “小姐姐,慕瓷要拍到很晚,你先回去吧,你一个人来的太危险了,下个月慕瓷就有场粉丝见面会,到时候你就能见到她了。”
    慕依礼貌的道,“谢谢关心,我还是再等等。”
    方方:还挺执着。
    天气这么冷,方方想着去给‘粉丝’倒杯热茶,结果走了没几步就发现两个狗东西躲在墙角抽烟,满嘴喷粪。
    “别说,慕瓷的身材真绝了,腿玩年,屁股翘,腰细得一把就能握住,皮肤也白得跟嫩豆腐似的,就是胸小了点,不过,小胸也有好处,就像是在摸学生妹,又纯又骚。”
    “操!你他妈真色!”
    “你小子装什么假正经,你敢说刚才在里面看见她身上那件肚兜掉了的时候没硬?”
    “妈的,你小点声,她可是顾氏总裁的女朋友。”
    “拉倒吧,娱乐圈的女人有几个真正熬到最后嫁入豪门了?这种女的,给钱就会撅着屁股求操,你信不信,只要钱到位,像我这种她平时根本不拿正眼瞧的屌丝也能让她脱光了跪在面前吃我的大鸡巴……啊!操!谁他妈打劳资!”
    方方气得恨不得扑过去撕烂那两个人的狗嘴,她还没迈出一步就听到那人忽然开始痛苦吼叫,下一秒就被人像垃圾一样揪出来扔在地上。
    不等他爬起来,一只脚就踩在他脸上用力的碾了碾,方方僵在原地,视线从他丑陋的嘴脸往上看,那只皮鞋干净地一尘不染,再往上,是一双堪称艺术品的手,最后,是和暴戾行径极其不符的妖孽五官。
    要怎么形容呢?
    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看似斯文,只存在漫画里的黑暗系地狱使者,娱乐圈第一美男子在他面前也会黯然失色。
    然而这样一个能用脸杀人的妖孽却把踩得一个壮年男人口吐鲜血。
    “操,”男人面目狰狞,脸色涨得青紫,“报警!有没有人啊,快帮我报警!”
    沈如归明明看着没怎么用力,但地上的男人却怎么都爬不起来,双腿直蹬,脸上糊满了鲜血和泥浆。
    “沈先生,”慕依担心的跑过去拦,“这……会出人命的,您冷静一下。”
    方方也反应过来,附近都有监控,事情搞大了大家都麻烦,然而下一秒她就看到那位柔弱的‘粉丝’直接飞了出去。
    我日!
    “陆导,陆导!”方方转身就往摄影棚的方向跑,“陆导!不好了,外面出事了!您快去看看吧。”
    陆川很反感工作的时候被打扰,眉头拧得烦躁。
    就在宽敞的大门附近,陆川刚走出去就看见了沈如归,下着雪的冬天晚上接近零度,地上的男人满头大汗汗,脸白得毫无血色,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像即将被累死的牛一样粗重喘气。
    陆川走近,看到沈如归的脚踩在男人裤裆。
    他和沈如归认识多年,沈如归过得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下手只会重不会轻,要么不动手,要么就会把对方踩在脚底下一辈子都没有报仇的机会。
    地上那人,估计是废了。
    陆川冷漠开口,“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跑我这儿发哪门子的疯?”
    “没什么,”沈如归轻描淡写,然而眸底的戾气阴沉可怕,“就单纯看着不顺眼。”
    陆川面无表情,跟疯子讲不了道理。
    余光瞥到崴了脚站不起来一身狼狈的慕依,皱着眉吩咐助理,“找个人,送她去医院。”
    目光略过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男人,补充了一句,“还有他。”
    ……
    等会儿要拍慕瓷哭戏的特写镜头,没有台词,没有肢体语言,只有眼神,要表现出狐妖被爱人欺骗利用的绝望和爱而不得的恨。
    陆川只要慕瓷流一滴眼泪,并且就在开始下雪的那一刻,不能晚也不能早,难度系数爆表。
    慕瓷专心专意酝酿剧中人的感情,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注意到陆川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怎么好,他身后还有一个人,沈如归。
    他怎么来了?
    早上把她扔在剧组门口的时候也没说晚上要过来。
    在场工作人员有十几个,沈如归旁若无人的走到慕瓷面前,多看了两秒她那条露在大红嫁衣外面的狐狸尾巴。
    毛茸茸的,很逼真。
    “你……你干嘛啊?”慕瓷被男人盯得慎得慌,浑身起鸡皮疙瘩。
    “路过,来看看,”沈如归面不改色,俯身凑到慕瓷耳边,嗓音又低又哑,“这尾巴不错,拍完直接穿回去。”
    慕瓷还在想男人眼底的那抹炙热到底是什么玩儿意儿,忽然感觉到自己红扑扑的耳垂被舔了一下。
    那潮湿的触感,要命。
    “道具!这是道具!”慕瓷捂着耳朵往后退,“沈如归,你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倒一倒。”
    沈如归勾唇低笑,舌尖顶了下后槽牙,慕瓷忽然有种自己被当众扒光了被沈如归咬在齿间碾的错觉。
    “不许说!”慕瓷扑过去捂住他的嘴,脸色绯红恼羞成怒,“你不许说!”
    用脚趾头猜都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脏脏东西。
    “你们俩有完没完,”陆川冷漠的看着。
    慕瓷威胁似地瞪了沈如归一眼,提起裙摆小跑着过去,“来了来了。”
    助理搬了把椅子,沈如归坐在陆川左手边,慕瓷进很快进入状态,开始拍摄。
    就只有一个镜头,从头到尾,运用一镜到底的拍摄手法,中间没有转换,最后剪在影片里的时长大概一分钟左右,不仅考验导演的能力,对演员更是一种磨练。
    这场初雪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