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屋

分卷阅读2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呢。”
    慕瓷瞬间清醒了,红着脸捂住嘴巴,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瞪着沈如归,似嗔非怒。
    “你怎么这么混蛋啊……”
    沈如归笑着吻她。
    “别咬,听两声就当是给他洗洗耳朵,没什么。”
    “敢看,我挖掉他的眼睛。”
    慕瓷的裙摆被撩起,男人微凉的手摸了进去。
    树影斑驳,隐隐约约挡住一对暧昧纠缠的男女,淫靡放肆,然而一墙之隔就是一场浮华奢靡上千人到场恭贺的订婚宴。
    “唔……别碰那里……”
    “我的、衣服……你赔!”
    “啊……嗯……沈如归你混蛋……啊……我错了我错了,你别……”
    女人不知羞耻的呻吟声断断续续,一会儿没了,一会儿又突然一声惊呼,绵长妩媚,摇曳的裙摆若隐若现,不时露出一条纤细的小腿,白得晃眼,像是长着钩子,勾着人心。
    五米远外站着神色冰冷的顾泽,修长挺拔的身体投在地面上的影子被光线拉地极为暗淡,黑眸凛冽淡漠,仿佛能渗出水。
    记忆里干干净净的少女此时在男人身下骚得像个妖精。
    一旦有人出来就会发现,她却一声接着一声的呻吟,求着玩弄她的男人轻一点,慢一点……
    助理刚开始没注意,说完事情后周围就很安静,都是男人,他听了几秒之后就意识到那棵大树后面是什么情况。
    他耳根发红,尴尬不已,“……顾总。”
    “进去,守着门,”顾泽冷漠开口。
    山雨欲来风满楼。
    助理莫名打了个哆嗦,只觉得上司身上的戾气太重,却又不敢多问。
    “是。”
    二十分钟后。
    慕瓷几乎软成一潭春水,浑身又冷又热的,小脸埋在男人胸膛,怎么都不肯抬头。
    天气冷,又是在外面,沈如归也没太过分,慕瓷身上的裙子还好好穿着,只是内裤湿得一塌糊涂。
    沈如归衣着整齐,衿贵妖孽,唯独衬衣袖口被慕瓷抓出一片凌乱的褶皱,金丝框眼镜下的深眸平静沉稳,噙着薄薄的笑。
    仿佛刚才的禽兽根本不是他。
    沈如归单手搂着慕瓷,左手拇指指腹揩去眼角的眼泪,被她抓着手指用力咬了一口。
    “啧,”沈如归摩挲着手指上的两排牙印,低头凑到女人耳边,“不嫌我脏了?”
    慕瓷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几秒钟后,猛地意识到男人这只手摸过她哪里。
    她刚刚……用嘴咬了。
    “你!你你——”慕瓷指着沈如归的手在颤抖。
    “是从你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我都没嫌脏,”沈如归语调平淡,眼底戏谑明显。
    慕瓷:闭嘴吧你!死妖孽!
    沈如归一个无意低眸,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慕瓷的高跟鞋早就被她蹬掉了,她赤脚踩在草地上,白嫩脚趾冻得通红。
    “扶着我,站稳了。”
    沈如归握住慕瓷的手放在肩上,然后,蹲下去给她穿鞋。
    从慕瓷的视角,只能看到他黑色的短发。
    “阿嚏!”慕瓷到底是穿的太少。
    沈如归听到她打喷嚏,快速帮她把另一只鞋穿好。
    慕瓷被半搂半抱着从墙角走出去。
    “哥哥呢?有人看到哥哥出去了,”被助理挡在门口的顾笙面露不悦,“你拦我干什么?”
    “小姐,顾总他……他不在外面。”
    “在不在用不着你说,我自己看。”
    慕瓷那个贱人也来了,绝对不能给他们机会独处。
    顾笙双手抱胸,命令道,“让开!”
    助理拦不住她。
    顾笙在门口跟助理耍小姐威风,慕瓷听着好笑,她刚从拐角走出去,就直直撞上顾泽那双冰冷的眼睛。
    竟然还没走,到底听了多久啊……
    他就站在前面,挡住了路,冷冷的盯着慕瓷。
    “你先进去,”沈如归放开了慕瓷。
    慕瓷侧头看他。
    沈如归回应她的目光,神色如常,“不是说冷,觉得自己要生病了么?”
    应景儿似的,慕瓷又打了个喷嚏。
    “哦,”慕瓷一手抓着西装外套避免滑落,一手提着裙摆,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打火机的声响。
    烟味顺着风的方向散开。
    又抽烟,早晚抽死你。
    顾泽看着慕瓷一步步走近,她红唇微肿,水光潋滟,一双杏眸湿漉漉的,灿若琉璃,眼角还有一颗泪,脸颊透着绯色,隐匿在黑发下的一枚吻痕,无比刺眼。
    就一条路,绕不开,慕瓷也不看顾泽,往前走。
    两人身形交错的瞬间,慕瓷的手腕被一股力道攥紧,整个人都被拽得踉跄。
    那力道大得惊人,让慕瓷根本逃不开他的桎梏,不等慕瓷说话,一道淡漠的嗓音遍在身后响起,
    “啧,顾总啊,”倨傲,透着慵懒。
    顾泽对上沈如归的目光,眼底阴鸷沉沉,一幅对峙的姿态。
    ————
    (都猜错了哦,下章揭晓,争取周末能写上800珠的加更啊哈哈哈)
    046.一声比一声骚浪贱。(3千字)
    洗手间。
    慕瓷前脚进去,后脚顾笙就跟了过来,‘嘭’的一声把门摔上,高跟鞋踩得震天响。
    “慕瓷,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又不是第一天这么不要脸,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搞得这么生气,还挺新鲜,”慕瓷站在洗手台前,不以为意的笑。
    手腕一圈红痕,明天去剧组又得被化妆师吐槽。
    “更何况,这绿帽子是顾泽自己抢着戴的,又不是我非要往他脑袋扣。”
    “呸!”顾笙怒气冲冲的指着慕瓷,大声质问,“你敢说不是你缠着哥哥?你敢说不是你玩手段耍心机自导自演把照片发给媒体逼哥哥承认你是他女朋友还装无辜?”
    她往前两步,眼神像刀子一样,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敢说你刚才不是故意的?你敢说你问心无愧?!”
    慕瓷挤了点洗手液,揉出泡沫,漫不经心的,“我承认。”
    前面那些是顾笙自己臆想,一个绯闻而已,明明花点钱压下去就好了,顾泽却违背家里的意思公开承认恋情,顾笙不接受是顾泽单方面抓着慕瓷不放这种可能,所以全都推到慕瓷身上。
    但有一点,顾笙没说错,刚才,慕瓷确实是故意的。
    顾泽也在后院,并且比她和沈如归早,隔得远,灯光不太亮,只是一个背影,她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就看见了。
    沈如归打完电话回头看她的时候,恰巧是顾泽所在的角度。
    沈如归变态归变态,但从不会在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时候真的把她怎么样,即使是在家,那栋楼里也就只有她和他,连做饭的阿姨都会被他吩咐去其它地方住。
    所以,他肯定也是看见了。
    否则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发情,刀刀都下在她最敏感的地方,极有耐心的玩弄技巧,短短二十分钟,就让她在地狱边缘走了一遭。
    起初,她还隐忍着,或痛苦或欢愉的呻吟声若隐若现,后来有人守着门,她就索性放开了浪叫,一声比一声骚浪贱。
    明知道顾泽就在几米远外,也毫不收敛。
    “你这种傻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